弗兰肯斯壳

【罗密欧与朱丽叶|Tycutio】作用

事实上,蒙太古和卡普莱特将罗密欧和朱丽叶两人年轻的爱情看成解决维罗纳情况的某种希望。一直以来,他们也需要一个契机。这对年轻恋人就像是黑暗中一支不得不被点燃的蜡烛,一旦有了一点光亮,之后的事情总会好办很多。

至少蒙太古和卡普莱特是这么想的。“为了孩子。”他们到时总可以这么说。

卡普莱特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蒙太古知道得相对晚些,但态度却出奇得一致。管家把捧着托盘把探子的信端到蒙太古面前的时候,茂丘西奥正坐在蒙太古家的餐桌上。蒙太古抬头看似不经意地扫了他一眼,便放下手巾,站起来走到了起居室。

蒙太古夫人于是放下了吃了一半的晚餐也跟了过去。

茂丘西奥和班伏里奥对视了一眼,前者双眼放光,后者忧心忡忡。

“他们知道了。”茂丘西奥高兴地说。

“哦,不……”班伏里奥着急了起来,“我们俩该早点阻止他的。”

“这事可怪不得我们。这位朱丽叶可不像罗萨林。罗萨林是个聪明的姑娘。朱丽叶……啊,朱丽叶就是朱丽叶呀,看看提伯尔特,也能知道她会是多么认真和一根筋。”

“那现在怎么办?”

茂丘西奥无辜地看了班伏一眼。

“你真当事情很严重?”

“我不想罗密欧受到伤害。”

班伏里奥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茂丘西奥看起来似乎悲伤了起来。

“在维罗纳这地方,还有什么伤害可受的。十几岁的孩子,满心炽热爱情,在维罗纳这个地方,也就这么点用处了。”


茂丘西奥嫉妒罗密欧,因为罗密欧可以那样心无旁骛地一心投入到自己粘粘糊糊的热恋中去,而不被维罗纳左右。茂丘西奥也同情罗密欧,因为这地方已经坏透了,灰烬上长不出玫瑰来。

罗密欧他们俩过于天真,卡普莱特和蒙太古两人则是饥不择食地想找救命稻草。

两家争斗,艾斯卡勒斯表面上全力镇压,但其实坐收渔翁之利。两家落败,亲王大可扶持新的家族起势,新人仰仗他手中的权力,必然受他牵制。

茂丘西奥不把这些当回事,只想尽快找到猫王子,把蒙太古家的情况告诉他,看看他微妙的脸。

他从卡普莱特家掌管的一家窑子里穿过,从后门,走送货的通道,进了卡普莱特家的城堡。

猫王子的卧室在北翼塔楼上。

他躲过一个仆人,侧身推门进去的时候,皮特鲁乔正和提伯尔特喝酒聊天。猫王子看到他后右手下意识就摸到了腰上的匕首,皮特鲁乔悻悻站了起来,手放在提伯尔特的肩上。

茂丘西奥心思一动,俯身行了个礼。

“猫王子殿下。”

说完,他两三步浪到了提伯尔特面前,后者一直饶有兴致看着他。

然后茂丘西奥扒着皮特鲁乔亲了一口。

这一口可把皮特鲁乔恶心的不行,他一把把亲王侄子推开,还要冲上去打人,被提伯尔特笑着拦了下去。

他搂着皮特鲁乔的脖子小声说了几句,皮特鲁乔边听边点头,最后头也不回背影僵硬地出门了。

于是猫王子打量了茂丘西奥几眼,然后放开了匕首。

茂丘西奥今天是来求爱的,不是来求死的。

“有好消息?”

茂丘西奥嗤笑了一声:“你觉得对于我来说的好消息是什么?”

“大概是什么乱七八糟、鸡飞狗跳的事情。”

“蒙太古知道了。似乎还做了和卡普莱特一样的打算。”

提伯尔特冷笑了一声,手上也握紧了椅子的扶手。

“怎么了,猫王子?”

“什么家族,什么徽章……不过都是他们利益驱使下的胡扯!他们需要争斗,便教我们争斗。他们需要和平,就能藏起佩剑,虚与委蛇。朱丽叶?她还以为自己真的幸福。”

“咳,这有什么!”

茂丘西奥笑了起来,觉得提伯尔特这个认真愤怒的小表情很是可爱,他从提伯尔特的胡子亲起,慢慢亲到嘴边,就是不正经吻上去。

“这有什么。”茂丘西奥重复了一遍,好像在讽刺提伯尔特的愚蠢。愤怒来源于失望,失望来源于期待。对蒙太古和卡普莱特抱有期待,本身就是十分愚蠢的事情。“我爱维罗纳,可奈不住她要自杀。”

茂丘西奥的言语或是举动惹得提伯尔特有些厌烦。提伯尔特干脆扣住了茂丘西奥的后颈,拉着他的衣领,把他按在了自己的腿上。

“我会杀了你的,茂丘西奥。”

“我知道。”茂丘西奥难得认真的脸十分漂亮,“他们把孩子闹着玩的恋情当救命稻草,多可怜。我们大可以不管他们,一直打下去。再没什么,比你那九条命中的一条更能让我兴奋了……我先取你一条命,留着其余的再来找我送死*。”

茂丘西奥给了提伯尔特一个缠绵的吻。

“直到你死了——好吧,或是我死了,也就结束了。”茂丘西奥呼吸急促,解开提伯尔特上衣上繁复的扣子,“你要是当了懦夫,猫王子,我绝不饶你。”




*是原剧台词。一直觉得这段特别缠绵啊。。“Good King of Cats, nothing but one of your nine lives; that I mean to make bold withal, and as you shall use me hereafter, dry-beat the rest of the eight. Will you pluck your sword out of his pilcherby the ears? Make haste, lest mine be about your ears ere it be out.”

评论(11)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