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肯斯壳

【玻海原型】生或死或正在抉择(章3

【以玻尔/海森伯为原型的可能是同人的文】


Drei.

一周后,索末菲告诉沃纳,波尔并不会来慕尼黑,但却打算去哥廷根,并有意约索末菲、波恩一起过去。索末菲温和地询问沃纳是否愿意一起去,沃纳犹豫了,他尽力克制自己的嘴,因为他知道自己负担不起车费。

索末菲看见他这样之后笑了笑,像往常一样,提出为他负担一部分车费。沃纳感激这样的索末菲,却不及感激允许他前去的玻尔那样多。

泡利则拿着做了半年助教攒下的工资买到了火车票。沃纳对这一点有些疑惑,因此在踏上通往哥廷根的火车的时候,他刻意往人群中看了看。

“你是在找我妻子吗?”泡利主动问他。

“呃,是,是的。她为什么不来送你?”

沃尔夫冈·泡利有些诡异地耸了耸肩:“刚结婚的男人甚至不应该出远门。但说真的,我特意要求去哥廷根这一趟有一部分原因正是我可爱的妻子。”

沃纳脱口而出:“那你们为什么结婚?”

这种微妙的默契是早年他和泡利一次谈话的结果。自那次谈话之后,沃纳能感到泡利向他敞开了内心的一些部分。如果有谁被允许问到这个问题,那么沃纳显然是其中之一。

但泡利看向了窗外,规避了这个问题。

“原子世界仍旧有太多未知,这让我睡不着觉,沃纳。”

这句话让沃纳来了兴致:“哦?你晚上睡不着原来并不是因为你常去的那个地方吗?还是说,你结婚之后就不怎么去了?那就有些可惜了,我本来还打算请你带我去看看,说不定陌生的夜晚能给我带来什么原子世界方面的灵感。”

“这东西不会能帮助你的。”

“为什么?”

“因为你曾经说过,’回到自然去,熟知森林,因为你是个猿人’。因为你并不会把我放在夜晚的那些事情放在夜晚,你可以随时随地把它拿出来,就像你在宴会上演奏完钢琴后表示出的谦虚和对其他演奏钢琴的女性的赞美一样。如果是我,我会说那种赞美是盲目的,鉴于你并没有听过她们中任何一个演奏。但事实上,”泡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刚刚想明白了这一点。事实上你并不是在盲目的做这件事情。只是你的目的被隐藏起来,被隐藏在城市里,隐藏在你敏锐直觉的表象之下。你是个在哪里都一样活的猿人。”

沃纳听得几乎有些入迷了。他看起来相当喜欢,也相当需要别人评价他。泡利用一贯的苛刻眼光去审视他的时候,他反而很受用。

“猿人怎么可能在哪里都一样活着?人类尚不可能在哪里都一样活着。”

泡利竟然选择在此时笑了起来,带着一点开玩笑的嘲讽:“因为你首先不认为自己是个猿人,沃纳,你首先认为自己是个物理学家。即使在你还没作出什么贡献的时候。”

这让沃纳想到了“计划”中的哥本哈根之行。

“我会的。”

“哦,我毫不怀疑这一点。”

“语气太过虚伪了,沃尔夫冈。”

“不论我的语气有多么虚伪,我都从未怀疑这一点。”

泡利的注意力回到了他手中的书上,留下沃纳一个人笑了起来。进而他再一次想起了玻尔,想到他们很快就能再次见面了,他将会看见对方信中的那种恳切和信任。

在这一年中,发生了很多改变,比如尼尔斯·玻尔拿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索末菲等人约好的见面地点在海因山的一个小城镇里,那里有很多果园和别墅。这个小城镇让沃纳感到很满意,因为按照泡利的理论,这种城市和自然的完美融合恰恰符合一个物理学猿人的一切需求。事实上,泡利是对的。哥廷根的那个小镇有完美的葱绿的灌木和鲜艳的玫瑰。

当他们一行四人走到玻尔入住的庄园门口时,发现玻尔早已在门口等候他们。

尼尔斯·玻尔看起来和一年前没有什么两样。他和波恩热切地握了手,并和索末菲拥抱。他之前已经见过泡利,因此两人之间并没有过多的生分和尴尬。沃纳对这一点感到很满意。

或许他并没有什么立场感到满意,但正在他刚刚开始自我责备的时候,尼尔斯朝他转了过来。

“好久不见,沃纳。”尼尔斯的眼睛闪着光彩,愉悦地看着他。沃纳仍旧没有改掉那一点局促的毛病,竟然一下子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沃纳·海森伯觉得自己的手臂似乎有些不听使唤。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和尼尔斯拥抱在了一起。当他们分开时,沃纳终于控制住了自己的半根舌头。

“哦,我期待这次会面太久了。”

尼尔斯点了点头:“我也是。”

索末菲和波恩笑着对视了一眼,宽大为怀地把玻尔旁边的位置留给了沃纳。这甚至曾经是慕尼黑大学理论物理研究室的内部笑话,关于我们亲爱的沃纳,是如何痴迷玻尔的一切悖论的。


尼尔斯·玻尔的物理学确实很特殊。他将电子束缚在能级里,但又不能说出电子是如何运动的。这就好像把一个人放在一个楼梯上,但却拒绝承认人会上楼下楼或在同一台阶上走动。因为如果尼尔斯·玻尔承认电子是绕原子核“转动”的,那么他将无法回避这些电子在运动时辐射出的电磁波。而当他干脆假设这些电子不辐射电磁波时,又等于回避了判断电子的运动状态。

于是尼尔斯·玻尔说,好吧,就是这样的,如果它就是这样的,那么它就是这样的。

这种态度起初完全震慑到了沃纳。可渐渐地,沃纳开始在其中看到一些原始的“美感”。

玻尔送他们去住处放下了行李。沃纳甚至还未来得及将行李箱打开,他房间的门就被敲响了。

尼尔斯·玻尔站在门口,微笑地看着他。

“我想问,你是否愿意出去散步?之前我们互相通信,但很多时候事情通过信件是说不清楚的。当然,如果你觉得需要休息,我完全可以理解——”

“不,没关系。这里的景色非常美丽,散步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沃纳退回门后拿了自己刚刚脱下的外套就跟随玻尔走了出去。初秋的哥廷根稍有些凉意,他在走出庄园之前把外套穿上了。

或许是橘红色的太阳光线落在尼尔斯肩头的问题,也或许,那只是因为沃纳站在了一个正确的位置,通过一个正确的角度,陪伴伟大的尼尔斯·玻尔走向了旁边的玫瑰园——总之,沃纳觉得自己被一个绝对伟大且无从反抗的力量推着,让他始终走在离尼尔斯很近的位置。他们的肩膀时不时碰在一起,每次接触,沃纳都能看见尼尔斯嘴角的笑意。

可事实上,他当时想的更多的是爱因斯坦。因为他感受到的这种力量,让他想到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中对时空的解释。

他们沿着山路蜿蜒而下。

“我听说你对克拉默斯的工作有所质疑。我必须说,我不理解你怀疑的实质。当然,当然,沃纳,我赞同你的地方可比你想象的要多。我承认你在上封信中所说的,将原子结构类比于天体系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宏观和微观,就目前来看,有着某种本质的不同。我个人认为也许这可以归结为数量级的把戏。也因此,我想我有必要亲自跟你讲一下我目前原子结构理论的历史。”

沃纳一直侧着头看着尼尔斯讲这些话,当对方讲完时,他点了点头:“请讲。”

“我不知道你对于物质的’稳定性’是如何看待的,沃纳?因为如果按照经典理论来说,一个铁原子如果受到外部影响而导致基质发生变化后,它不可能还留下和之前性质完全一样的铁原子。但化学却不同意。我们的铁原子经历了无数次反应之后,它仍旧可以成为之前的一个铁原子。没有两次反应的能量是完全相同的,也就是说,这所有的反应必然在铁原子身上留下影响,改变它的特性——然而,我们并没有观测到任何改变。”

观测到任何改变,沃纳注意到。尼尔斯的措辞一向非常谨慎,这样的说法即使给他的理论留下了观测的漏洞,他也仍旧会选择它。尼尔斯会不停地停下来检查自己走过的每一步,以保证自己没有遗漏什么已经显现出来的东西。

“可这恰恰在证明我的观点。”沃纳接道,将自己被那些光线分散的注意力拉回来了一些,“为什么一定要费力地用经典数学去解释原子?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经典力学同样适用于原子。我们已经——您已经跨出了一条水流,为什么还要费神看看身后的路,并且想办法在这条水流上架一座桥?我们完全可以继续走下去。”

尼尔斯转过头直视着他。这让沃纳的脚步顿了顿。他们现在走到了一个果园里,沃纳能闻见一些刚刚成熟的水果的清香。他稍微朝尼尔斯靠近了一些。

“你说的没错,沃纳,完全没错,这就是我们的处境,我们在一座孤岛上,我们无法判断自己在那里。如果这时有任何痕迹能够指示我们大陆在哪里,那毫无疑问我们可以更迅速地走到更远的地方。这也是克拉默斯正在做的事情。我想不明白,这有什么可质疑的呢?他的方向是对的,这些研究会对整个原子论的前进提供力量。”

这些阳光和气味让沃纳感到有些晕眩。不过如同一贯的一样,尼尔斯是正确的。克拉默斯确实没有什么可质疑的地方,他只是让人无法不嫉妒。

沃纳叹了口气:“这会拖慢原子论的脚步。”

“不,你太着急了。在没有迈出脚步之前,谁也不清楚什么会拖慢我们走进原子的脚步。”

尼尔斯说完了,可沃纳并没有想到什么可接的话,因此他们俩沉默了下来。这沉默并没有预想中的折磨人。

不是在全心全意表达自己观点的尼尔斯显得很……可爱。他不时左右看看果园,或是踢起脚下的一块石头,或是回头看看沃纳。他们一直走到了山下,然后又从另外一条路走上来。

沃纳·海森伯在经过一个咖啡馆的时候停住了。

“哦,好吧,好吧,克拉默斯并没有什么可质疑的。您询问我这种质疑的’本质’,事实上,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里是否有任何本质。”

尼尔斯停在他面前半步的地方看着他:“没有本质?为什么?你对原子论本身有什么新的想法吗?”

尼尔斯问的很诚恳,很热切,这让沃纳为自己说不出什么而有些羞愧。

“不,我只是随口说说。”

他冲尼尔斯扯开了一个笑容,然后继续迈开了脚步往前走。

尼尔斯在他身侧点了点头:“不管怎样,我只是想说,克拉默斯和我都没有随便猜测原子的想法,即使现在寸步难行,我们也一定会抱持最谨慎的态度。这个过程还要很久,所以你也不需要灰心,沃纳。”

这句话伴随着山间的威风渗透到了沃纳·海森伯的心里。他好像突然间真的充满了希望。

“事实上,我也正想问你——”

“我想同您一起工作。”

他们两个几乎同时说了出来,然后沃纳对自己的冲动口快感到一阵后悔。他平复了一下心情,本打算认真问问尼尔斯的问题是什么。

尼尔斯的表情却已经和刚才不一样了。他笑得更明显了一些,眼神落在了沃纳的金发上,然后重新看向沃纳蓝绿色的眼睛。

“我本来打算问你是否愿意到哥本哈根去。我得到了一个新的资助,可以接收更多的人到那里去。现在看来,我不需要问了。”

就是在那个时候,非常确切的,那个时候,沃纳意识到自己早已掉到了一个单方面的狂热里去。早在他来得及阻止自己之前就已经掉进去了。尼尔斯·波尔周围的时空是弯曲的。对于沃纳来说,最简单不费力的方法,就是毫不挣扎地陷进去。

他也直视着尼尔斯的眼睛,试探性地张开双臂,短暂地拥抱了一下对方。

“我什么时候可以过去?”

“取决于你什么时候可以结束在波恩那边的工作。四月,我想四月会是个比较合适的时候。”

尼尔斯的手臂仍旧搭在沃纳的右肩上。沃纳点了点头。这让他觉得很温暖。


——————————

  1. 懒得折腾了。把哥廷根放在了莱比锡后边,因为感觉这样更有关系递进的层次感,并且因此干脆让波恩和索末菲都在慕尼黑呆着好了。

  2. 我不会因为他们智商高就不洒狗血的。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