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肯斯壳

【Versailles】[14/腓力] 实在是太想写了所以写一个吧。。

(啥都不懂 纯洒狗血

舞伴



国王把一部古希腊悲剧改成了芭蕾舞剧。国王出演了这部芭蕾舞剧。

国王邀请所有贵族观看了这出芭蕾舞剧。国王的弟弟奥尔良公爵菲利普同样出席,由洛林爵士陪同。

舞剧结束后,国王回到幕后更衣,所有贵族被引领至宴会厅用餐,用餐结束后,还将有一个舞会。

路易十四对这次表演十分满意,在舞会上,他面带微笑邀请王后跳了第一支舞,之后便坐回舞厅正前方的座椅,观看他宫殿内的贵族尽情享乐。路易十四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他们都衣着华丽、用心装扮,他们都面带笑容,或是在跳舞,或是端着酒杯品尝红酒。他在舞厅的角落,靠近门边的地方,看见了金发的洛林爵士。这个人长相俊美,但十分懦弱,没有骨气。路易十四痛恨这种人,但也喜欢和依赖这种人。

他向身边侧了侧身子:“我的王弟呢?”

内臣弯下腰,稍稍压低了声音:“我不知道,陛下。”

就在内臣答出这句话的时候,舞厅的门被推开了。菲利普穿了一条金色的裙子,脸上抹着白色的脂粉。他抬着下巴,目光先是遇见了他金发的伴侣,然后视线扫过整个舞厅,落在了他的王兄身上。他向屋内走了进来。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注视着他,自动分站在两侧,为国王的弟弟让出了一条通道。

菲利普径直走到了路易面前,行了个礼。

“王兄。”

路易并不生气。他面带微笑。

“多么美丽。”

“谢谢。”

在路易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洛林爵士已经从舞厅的角落走到了菲利普的身后,并且伸出手,向菲利普邀了一个舞。菲利普的视线仍旧在路易身上,虽然笑着但眼神冰冷,同时凭借着默契准确地握住了金发男人的手。这个金发贵族对路易十四没有任何价值,他的王弟值得更好的,也爱着更好的。但如果菲利普想要,他当然可以拥有这个金发男人。

“等一等。”

路易突然站了起来。菲利普的脚步顿住了,背影僵硬。

国王站起身,走下台阶,站在了菲利普的身后。奥尔良公爵一动不动,国王就只能绕到了对方的面前。

国王伸出了手,邀请对方跳舞。

奥尔良公爵的神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笑容完全消失,面上肌肉颤抖,本来抓着洛林爵士的右手突然松开,抽搐了一下,似乎是想要伸向身侧并不存在的佩剑。人群不知该作何反应,只得一动不动地凝固着,没有人敢妄议国王,或是国王和他的弟弟。

洛林爵士看了看菲利普,退后了一步。

“当着所有人的面,王兄?”

路易十四固执地伸着手:“这是我对你的认可。我说了,非常美丽。”

菲利普上前了一步,却仍旧没有接受国王的邀舞。

“你不能这样对我。”他眼神愤怒,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我早就和你跳过,但现在不会了。”

国王没有说话,他仍旧看着他的弟弟,仍旧伸着手。菲利普看起来几乎要流出泪来,但他没有,他退后一步,突然抓过旁边一个人手里的酒杯,将其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后又把杯子塞回了那人手里,接着将右手放在了路易十四邀舞的手上。奥尔良公爵盯着他的哥哥,面带恨意。

国王有些惊讶,像是没有真的想到菲利普会接受这个邀请。但乐师已经开始奏乐,贵族们也乐于配合,赶紧迈开脚步,把视线挪到了自己的舞伴身上。

此时,洛林爵士早已退到了一边。法兰西的路易和菲利普与所有人一同跳起了舞。

菲利普的舞步很稳,舞姿优美,但手却在不停颤抖。路易的眼神逐渐冷了下来,叹了口气。

“菲利普。”

“你就这么痛恨我穿女装?”

“不。”他看了菲利普一眼,绕过了另一对舞伴,“这还是我花钱给你做的衣服。”

菲利普提了提嘴角,冷笑了一声。

国王突然停了下来。乐师也赶忙停了下来。有没来及停下的人撞在了一起。

国王看着他的弟弟,突然抬高声音:“舞会结束了。所有人现在离开。感谢你们今晚呈现的风采。”

贵族们有些措手不及。舞厅的门被打开,他们向国王行礼后安静地走了出去。王后坐了一会,最终站起来,和所有人一起走了。舞厅里,仍能听见走廊尽头贵族们的议论声。

洛林爵士不识相地停在了门口。国王松开了菲利普的手,焦虑开始爬上了他的脊背。他来回踱了两步,想要开口说话,但还是停了下来,示意内臣将金发贵族带走。

但内臣弯腰行了个礼:“陛下……”

“乐师和侍者留下。”

“是。”

路易十四一言不发地一直等到内臣和洛林都离开。舞厅的门一关上,他正要说话的时候,菲利普直接打断了他。

“我穿这些,不是为了来和你跳舞,陛下!”

“我请你跳舞,不是因为你穿了这些!”

路易的声音更高一些,更接近一种怒吼,盖过了菲利普的抗议回荡在舞厅里。菲利普安静了下来,神情已经有所缓和,但胸口剧烈起伏着,显然仍旧非常激动。

“王兄——”

“你,值得更好的。我已经说过了很多次,你,我的弟弟,你值得比他好太多的!”

这话像是扇了菲利普一巴掌。他的肩膀塌了下来,眼神也落入了一种绝望的平静。这话路易和洛林说过,也和他心照不宣。但路易此前还从未将其作为筹码,拿来当二人争执时的武器。

他后退了一步:“但我不值得我想要的那个。”

在路易十四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之前,他已经快步走向了菲利普。后者没有继续后退,反而突然伸出了右手,放在半空中。他起初没有明白对方的意思,因此菲利普朝乐师打了个响指,音乐立刻回荡在舞厅里。然后菲利普再次向他伸手邀舞。

路易十四上前一步,握住了那只手。

国王和他的弟弟压着节奏一同迈步。

他们儿时就一起跳过太多次了,彼此便是对方最好的舞伴。

评论(18)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