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肯斯壳

【Endeavour】【Morse/Jakes】So What's the Plan(一)

继续万字小短文吧大概。。也算是一个案子。


Fandom: Endeavour (itv)

Relationship: Endeavour Morse/Peter Jakes

Tags: established relationship; crime

一个协助破解白痴谜语案件下的恋爱小故事。

前情:星期四大爷说如果奋进小哥能通过这次的Sergeant考试那就放他一周的假。奋进小哥并不想放假,可是他男朋友想。


“有时候我觉得,我们这可以算是一种比赛,你喝酒,我抽烟,看谁死得快一些。”

Jakes边说边长吸了一口,看着烟头在明灭的火星下变得更短。他把烟吐出来,Morse皱着眉头挥了挥手,咳嗽了两声,一脸嫌恶。

Jakes站起来,打开了窗户。

他没有立刻回到写字台前,而是踱步到了自己放唱片的架子旁,随手翻了起来。那个架子有两层,上边一层是他听的,下边一层是Morse的那些东西。他先是翻了翻下边的,在一两个名字上流连了一下,记得这两张好像是Morse喜欢的,也好像记错了。

“如果你挑不出来的话,放巴赫吧,谢谢。”

“不想听你的那些歌剧?”

“太分散注意力了。”

Morse皱着眉头回答,一边喝了一口酒,拿笔在自己做错的一道题上画了个圈。Sergeant考试并不难,却很恼人,太多要背记的东西,而且有些题目的答案简直模棱两可不知所云。

他短暂地抬起头,看了一眼Jakes:“你当时是怎么通过的?”

Jakes沉吟了一会儿,忙着找唱片。他至少是认得巴赫的名字的,可是那些Concerto、Partita、Sonata、Toccata中,他却不太能确定Morse最喜欢的是哪个了。Jakes把烟叼在了嘴里,随便挑了张Concerto,耸了耸肩:“努力。”

“哦。”

“是啊,天才,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你那样的脑子。”

Morse趁对方背对着他偷偷翻了个白眼。黑发男人却像那种嗅觉灵敏的警犬一样突然转过了身,眯着眼:“你刚刚是不是嘲笑了我?”

“我没有。”

“不要摆着你那张无辜的脸睁着你的大眼睛看着我,Morse。我知道如果你想的话,通过一个Sergeant考试并不是什么问题。我想要放假。”

“你本身就可以放假。”

“然后让你趁着我不在的时候取代我在局里的位置?”

“哈。”Morse干巴巴地笑了笑,像是在讲什么分外无聊的道理“我已经取代了。”

这话让Jakes的脸僵了僵,眼神也变得危险了起来。Morse知道自己又犯傻说错了话,终于抬起了头,下意识想要抬手摸自己的后颈,却忘了手里还拿着笔。笔尖一下子戳到了脖子上,划破了一点皮肤。他吃痛地叫了一声,Jakes也朝他走了过来。

“你没事吧?”

Jakes的手推着他的头往一边歪了歪,露出侧颈,借着灯光观察那一道划伤。

“没事。”他按住了Jakes检查伤口的手,几乎可以说有些急切,“你知道我喜欢你的,对吧。”

黑发男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说过很多次了。”

两个人突然都沉默了下来,窗外街上的声音就显得大了起来,或是开过的一辆车,或是女人的高跟鞋,甚至一两声猫叫。唱片机的音量很低,与那些声音相比更像是某种背景音乐。一时间,屋内的气氛似乎比缓慢飘散的烟雾还要凝滞一些。

Morse有点出神,视线焦点散到了Jakes脑后不知道什么地方,直到Jakes突然动了一下,把自己的手从Morse的手下抽了出来。

“我知道你不想放假,Morse,但你想升职,所以你需要通过那个该死的考试。而我也需要你通过那个考试,因为我想放假,并且不希望放假了也只能天天呆在屋子里,等我男朋友下班回来。你得和我一起放假。”

Morse摇了摇头:“你是真的不打算低调了是吗。”

“为什么要低调?它刚合法了,这是时尚。”

因为你有童年阴影。Morse在心里想道,却没有说出声。Jakes一直在刻意回避这件事情,当它不存在。这也不错,Morse和Thursday不需要他每天满脑子只有这件事情,只需要他在查那些人的案子的时候更加用力,他在情感上也希望Jakes能分得更清楚些,甚至像Angela那姑娘一样忘了也好。想要把那些人扳倒可不是一两个星期的事情,只怕要一两年,起初Morse还会每每想到这事就无法入眠,后来也就觉得没什么了,只知道更多更努力地收集罪证、寻找弱点。

“所以,”Jakes突然提高了声音,把Morse从他自己的脑子里拉出来,“我给你找了点驱策力。”

Jakes的表情像是那些坚信自己的礼物正和孩子心意的父母,他弹了弹烟灰,走到门后,从挂着的大衣口袋里摸出来了一个信封。

“我买了两张去Leeds Festival的票。”


Leeds Festival是三年一次的古典音乐节。对Morse来说,这着实算惊喜了。可当他看到那两张票的时候,第一个想法却是,钱已经花了,那考试就必须要过。

因此他“哦”了一声,接过信封抽出票看了看,就把门票又放回桌子上,低下头看起了考试题。

Jakes沉默了一会儿:“你不想去吗?”

“想去,所以我在复习。”

“好吧。”

Morse听见对方在他身边来回走了两步,然后又走远了,好像在旁边屋子里摆弄什么瓶瓶罐罐。等Jakes走回来的时候,还没有进门,Morse就闻见了一阵酒精味。Jakes走到了他身边,把浸了酒精的棉团按在了Morse的伤口上,然后擦了两下。金发男人反射性地缩了缩脖子。

棉团上有一点点血,只有一条红橙色的线,还有些黑色的墨水。Jakes看着那一条血丝,想起来了Morse第一次晕血的时候,没忍住笑了一下,转身把棉团扔在了废纸篓里。那次之后他和Thursday都很注意不让Morse见太多的血,所以勘察现场的都是Jakes,Morse只能看照片。

一周后,Endeavour Morse通过了他的Sergeant考试,DI Thursday依照承诺给他放了一周的假。Jakes也顺道休了五天的假,和Morse一起坐上了去往Leeds的火车。他们下午两点出发,四小时后到了Leeds车站。Jakes早在Leeds音乐节场地附近订了旅馆房间,两个人到旅馆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旅馆的老板是个四十多岁微胖的中年女人,因为长时间坐在前台而臀部肥大,走起路来扭来扭去的。她确定了两次Jakes只预订了一间大床房之后耸了耸肩,总算站起来去拿了房间钥匙过来。

“现在已经不能跟以前一样报警了,是不?早几年,举报成功的话还有钱拿。”她从钥匙柜扭回来,把钥匙放在了前台上,“不过反正你们现在要两个房间也没有了,音乐节,住满了。”

Morse拿过了钥匙:“谢谢。”

“你们,真的是那个什么……?”

Jakes叼着烟低头笑了两声,Morse睁着他那无辜的大眼耸了耸肩。

女老板撇了撇嘴:“好吧,小伙们。好吧。”




TBC

Jakes有一定量的ooc(不然这恋爱谈不下去了。。

评论(9)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