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肯斯壳

【量相】【量子论/相对论】女神和鹰


Fandom: Theories

Pairing: Quantum Theory/Theory of Relativity (Pauerberg Quantum/Eintz Relative)

Warning: 通篇胡扯




在时空的尽头和起点,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方,有一栋别墅。别墅的砖瓦是不起眼的红褐色,有三层半,上边的半层是个阁楼,没有人知道里边放了些什么。别墅正面的一个檐角上蹲着一只秃鹰,正要飞起来。然而走近看了才能发现,那只是一个石头的雕像。

石头雕像栩栩如生,精致的细节并没有因为风化而有所消磨——这就成了某种端倪。慢慢地,你会发现,这个地方在时间维上无限的小,只是不经意的一瞬,不会引起任何的余韵、波动和记忆。这栋房子里生活着一个看起来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这让这栋房子特殊了起来。因为一般来讲,这样的房子里会住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每天醒来的时间都比前一天要早,而绝不应是什么漂亮的年轻人。

漂亮的年轻人叫Eintz Relative,过着独居生活。没有人能够描述他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因为他的生活只有不经意间的一瞬,无法被记录,也无法被记起,当然也就无法被美化和忘记。Eintz Relative住在这里是为了安全。一个无限趋近于不存在的地方,毫无疑问是安全的。

可是当他根本不会被发现的时候,他又在躲避什么呢?

在这种绝对隐秘的对比下,所有的隐居都成了捉迷藏。可这恰恰是个悖论,因为那些为了逃命躲在深山老林里的人,是真的不愿意自己被发现;而Eintz Relative,则时刻期盼着自己被找到。

他给别墅的前门装上了门铃。门铃永远是好的,不会坏,因为它来不及坏。


在Eintz Relative的错觉里,Pauerberg找过来的时候,就是一切有了结果的时候。到时不论是你死我活还是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都是一个能够让他感到满意的结果。他对结果是什么并不看重,他只是希望有一个结果罢了。

可是Pauerberg真正的出现打碎了他这一幻想。

因为Relative别墅在时间上无限小,因此Pauerberg出现在这里的概率也就无限小。可是这是栋有人住的别墅,它总不能真的不存在吧,于是Eintz只能让它处在一个极小的时间段上。这个时间段有多小呢?大概就是十的负三十四次方秒。Pauerberg Quantum在Eintz某次喝茶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在他的耳边笑了一声。

Eintz一下子跳了起来:“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Pauerberg有一头极美的金发,每一根都像是拉出来的金丝,那么柔软,让这位漂亮的独居年轻人脸红。Relative别墅一直都没有访客,终于这位破天荒的访客到来了,门铃也还是压根就没有响。

Eintz却似乎并不惊讶。他大概和这个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年纪的访客很熟识。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他又问了一遍。

“波动。你不可能永远处在严格的十的负三十四次方秒里。总存在一定的概率,这个时间段大于了十的负三十四次方秒,即使这个概率极小,但只要它大于零,我就一定能找到这里。”

“可你现在才来,是有了什么结果吗?”

金发年轻人似乎犹豫了一下,似乎想要抬手抚摸Eintz的脸颊。

“没有结果。”

“没有结果?那你是如何决定来找我的?”

Pauerberg退缩了,似乎是放弃了在此刻追根究底,而是决定让内心的某种情感就这么溜过去。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轻松了不少,不再那么紧绷和微妙。Pauerberg笑了笑:“还是那么执着于因果律吗?但你搞错因了。我之前不来找你,是因为担心自己干扰你。如果你真的把自己关在更小的时间点里怎么办?如果你躲到大爆炸奇点里怎么办?时空是你的玩物,可不是我的。我可不想真的把你弄没了。”

他说着扁了扁嘴,把自己扮演成一个长着蛀牙还要糖吃的熊孩子。Eintz倒是买了他的账,却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Eintz冷哼了一声:“Quantum先生要玩欲擒故纵的把戏,也实在是没人玩得过他。那您怎么又来了呢?”

“我说了啊,是概率。”Pauerberg恬不知耻地回答道,“随机的。”

独居年轻人的脑子被搅得一团糟,因此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对方。Pauerberg稍稍走近了一点,然后停住了,像是在犹豫。他时时刻刻都在犹豫。

Eintz叹了口气,走上前,与此同时Pauerberg闭上了眼,然后他们接吻了。Eintz轻轻吸了一口气,爱意在这个吻中被唤醒了,在极短的一瞬间就醒来了,从Eintz的内心深处喷薄而出。

Pauerberg还是不愿意近距离看他的脸。Pauerberg并没有告诉他此行的原因。


事实上,Pauerberg一直都没有告诉他此行的原因。Eintz也就不再追问,过起了表面平和实际暗潮汹涌的日子。他不敢睡觉,因为害怕自己一闭眼的功夫,Pauerberg就不见了,即使金发年轻人并没有任何打算走的迹象。

有天,Pauerberg突然从背后抱住了他。这很不常见,因为Pauerberg向来有意的只出现在他的面前,以缓解他对未知和不确定的焦虑。

“怎么了?”Eintz平静地问。

“我没控制好,差点把我自己波动出去。”

这话把Eintz逗笑了:“什么?”

“概率是我的玩物。”

Pauerberg吻着Eintz露在衣领外的侧颈,慢慢地转到了Eintz的面前。他的眼睛在此时的光线和角度下更接近绿色,可Eintz一下子又不确定了,或许那更接近蓝色。蓝色和绿色向来很难划出明确的界限,就像Eintz的爱意和戒备一样。

“在我眼里,你是破碎的,不确定的,抓不住的。这本来没什么,可是这和你是矛盾的。”Pauerberg冰冷的手指尖抓着他的手腕,“我眼中的你和你是矛盾的。”

Eintz看着他的爱人:“你为什么来找我了?”

“因为答案存在,也不存在。”

Pauerberg的回答是Eintz潜意识中早就存在的一点。这是一个时空定点。他早就知道了,早就经历过,直到他走到了这一刻。

他点了点头,轻轻吻了一下Pauerberg的下巴。

“存在的答案是什么?”

“是答案不存在。”

“换个更直白点的说法吧,亲爱的。此刻你我都已知道结果,迂回和委婉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Eintz心不在焉地抬起手,勾住了Pauerberg的脖子,手指抚摸着Pauerberg后脑上的金发,“像波动性和粒子性一样?”

Pauerberg点了点头:“像鹰和女神*。”

“什么烂比喻,女神和鹰可不是恋人。”

“人类玩出来的自由和极权与我们不同,她们完全属于人类,所以大概恋爱的方式也完全相似于人类。”

Eintz眨了眨眼:“她们是恋人?”

“你没看出来?”

“算了,不管这个。”因为激动,Eintz的手有些颤抖,“亲爱的,你知道这答案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我——”

“我重新认识了你。”Eintz感叹道。

他的恋人仍是他的恋人,可又已经不是同一个人。Pauerberg Quantum是不一样的了,他的虚假此刻都已变成真实,他的未知此刻都已变成真理。

Eintz突然笑了起来:“哦,你不会要嫌弃我了吧。”

“为什么?”

“就是什么,我不再完美,我充满了矛盾之类的。”

Pauerberg对此嗤之以鼻,好像他之前没有把这个当成天大的事一样:“别忘了我是谁,宝贝儿。我好这一口可是出了名的。”

Eintz抖了抖,觉得Pauerberg情话说得太过肉麻。时空是Eintz的玩物,因此每一个极不经意的瞬间,都和亿万年一般长久。他和Pauerberg眼中的对方与各自矛盾,矛盾意味着完善,完善意味着强大和美。

他们在时空中最短暂的一瞬间并肩而立,在极小的概率下,这一瞬间溢了出来,像裂缝中凭空一闪的光影,让我们窥见了它。






————————————————————

女神是二十世纪初美国的摩根银币其中一面上的自由女神 鹰是二十世纪初德国流通的硬币的其中一面上的图案


要不我还是来解释一下? 大概就是说 maybe二者本身就是不可调和的 只是物理规律在宏观上体现为相对论 在微观上体现为量子论。 two sides of the same coin吧。 一个猜想w 即这对cp本身就没啥矛盾 对立统一。(也就是 “人家天天和美幸福我们却以为他们在相爱相杀”




活久见啊朋友们。量相也是会突然有文的。

评论(7)

热度(237)

  1. 科几Physics萌萌哒 转载了此文字
    有生之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