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肯斯壳

【罗密欧与朱丽叶|Tycutio】Thy Lips Are Still Warm/生命气息暂留

Thy Lips Are Still Warm

生命气息暂留


Fandom: Romeo and Juliet - All Media Types

CP: Mercutio/Tybalt

Warning: Major character death

Alternative Universe - Richard K. Morgan Altered Carbon

设定:大概就是,科技高度发达的未来,人类殖民地有若干若干,而且已经实现意识传输下载技术,即每个人可以把自己的意识下载到不同的躯体里,而且这些躯体是可以通过技术强化的。详情见理查德·摩根的武·科瓦奇系列。


一  卡戎

“莉齐·波登拿起斧头,砍了妈妈四十下;当她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就又拿起斧子追她爸;不多不少四十一,她看着她爸脑开花……”

维罗纳是人类的第四十一个殖民地。事实上,维罗纳人已经几乎不以人类自称了,他们就称自己为维罗纳人。所有关于地球的资料都在维罗纳唯一的图书馆里,地下书库III,从来没人借阅,图书管理员每个月会检查清理一次。

但很奇怪的,维罗纳人具有一种优越感,这种优越感不来源于他处,正来源于维罗纳与地球环境的高度近似。这种高度近似让第二十多代维罗纳人仍旧保持了比较纯正的人类外表。这玩意儿的作用大概就像口音一样,其他殖民地的人大多分不出来一个维罗纳人和一个地球人的区别。

“莉齐·波登拿起斧头,砍了妈妈四十下……”

“安静点,茂丘西奥,你这唱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班伏里奥朝身侧跺了一脚,只跺到了一团空气。

“我难受!”茂丘西奥理直气壮地喊了一句。

“活该。”罗密欧在一旁接道。

一般情况下,甜腻的罗密欧是不会说出这种话的,但他正在经历失恋,那种十几岁少年非常典型的失恋,那种每个月都要来一次的失恋。反正要让班伏里奥说的话,罗萨林那姑娘干得漂亮,既没有被罗密欧这种少年心性迷惑,也没有对蒙太古这个姓氏屈服。

维罗纳人在维罗纳的时候也不会称自己为维罗纳人,因为他们称自己为卡普莱特、蒙太古、和其他。其他人很少,因为每个维罗纳人或多或少都要与这两个姓氏有那么一些关系,例如表舅的爷爷有一个堂妹嫁给了一个蒙太古,大多是诸如此类的。真正姓卡普莱特和蒙太古的,其实也不过寥寥数十人。

从地球在这里殖民开始,整个星球的开发也不过才数百年。生态环境的改造是非常缓慢的,因此维罗纳说是一个星球,不如说是一个城市。

“不多不少四——啊!”

茂丘西奥突然大叫一声抱头蹲地,吓得班伏里奥和罗密欧赶忙冲了过去。可茂丘西奥抬起头,一切正常,并没见什么血污或是脑浆。他当着两位朋友的面硬生生揉出了两滴眼泪。

“你们两个蒙太古,真是铁石心肠,小小年纪就可以忍心不顾朋友深切的痛苦。我正在遭受着非人的折磨。这个身体的每一个毛孔我都不喜欢,我都不习惯。”

“可你的身体还在修复,茂丘西奥。”

“还要两天呢,忍一忍吧。”

“医生不是说了吗,你第一次用其他外套,不会主动适应,所以一开始会比较难受。”

班伏里奥正要弯下腰把茂丘西奥从地上拉起来,突然间,一阵烟雾把他和他的朋友们笼罩了。这烟雾很呛鼻,让人觉得头晕。烟雾中,茂丘西奥自己掩着鼻从地上站了起来,警觉地来回扫视着。罗密欧有些慌了,拔腿想要冲出去,却被茂丘西奥一把抓住了。

“先别动。”班伏里奥听到他对罗密欧说。

然后,班伏里奥就听见了枪上膛的声音。

他没有带枪,罗密欧更不可能带,这声音又来自离他很近的地方,在烟雾里,所以不可能是“敌人”。这敌人多半是卡普莱特。

慢慢地,烟雾散去了,露出了不远处一群正在捂着嘴笑得起劲的年轻人。这群人五男三女,其中一个人衣服上带着卡普莱特的徽章。

“哈!愚蠢的蒙太古中招了!看他们那副样子,下一秒恐怕就要昏过去了!”

为首的卡普莱特冲他们叫嚷着。班伏里奥并不认识这伙人,所以,他们应该不是“真的卡普莱特”。真的卡普莱特是冠了卡普莱特姓的那些人,就像班伏里奥和罗密欧一样,名字后面跟的就是蒙太古。

不过茂丘西奥倒是个例外。

茂丘西奥悄无声息地在烟雾完全散去之前收起了枪。接着就见他拖着还没有适应的外套,一眨眼冲到了那伙人面前,和对方激烈地对骂了起来。


茂丘西奥不姓蒙太古,但他跟蒙太古家的人来往。他其实是维罗纳亲王的侄子,也就是将来要统治维罗纳的人。

不过实际上那只是个空位置,有地位没实权,所有人都卖给亲王个面子,所有人也都只是卖个面子而已。茂丘西奥不稀罕这个位置,他什么都不稀罕。他每天和蒙太古家的两个少爷一起吃喝玩乐或是在街上招摇过市。这位亲王的侄子只有在决斗场上才会认真起来。勉强称作认真吧。

茂丘西奥将卡普莱特和蒙太古两家惯常的摩擦和冲突称作“决斗”。前几日,他就是在一次“决斗”中受了重伤,对方是个装了安茹强化系统的人,弄断了茂丘西奥全身上下二十多块骨头。这让茂丘西奥耿耿于怀,因此,等他的两位朋友回到家里之后,他悄悄拐到了维罗纳的黑市——反正现在这幅样子,没有人会认出他来。


药剂师是维罗纳黑市上最有名的黑医,不做其他的,专做强化系统。那人的眉骨像是一道屋檐一样扣在眼睛上边,年轻时候被人废掉了一只眼睛。茂丘西奥转进一条小巷,被坑洼不平的道路绊了一下。

“真是受不了。”他皱着眉踢了一脚那个突出的砖块。

药剂师的铺子就在这条巷子里,茂丘西奥倒是轻车熟路。

“哦!看看谁来了。我可是昨天就听说了。”

茂丘西奥苦下来一张脸:“他们作弊。”

“街头斗殴可没有什么规则,小子。”药剂师正在工作台前坐着,还能用的那只眼带着护目镜,另一只是个能以假乱真的假眼,“不过你这次没白死了一次,艾斯卡勒斯终于发威露了露牙齿。”

艾斯卡勒斯是茂丘西奥的姓,药剂师指的是他叔叔维罗纳亲王。从茂丘西奥认识这个人开始,他就从来没有用过“亲王”这个称谓。

茂丘西奥坐在那个工作台的一侧,药剂师的对面,支着胳膊趴在上边:“他们作弊。未成年可是不允许使用带强化系统的外套的。”

“你这意思是说是我干的?”

“不是你干的?”

“维罗纳的黑医可不止我一个。”

“得了吧,我从八岁就溜到你这儿玩了,是不是你干的一看就知道。”

药剂师冷哼了一声:“说得好像你真的懂强化系统一样。不过就算是我干的又怎么样?蒙太古,卡普莱特,谁来我这里都一样,只要付钱。”

“可你的强化系统伤了朋友。”

“又不是我让你和他打架的。”

“全维罗纳的人都知道我跟提伯尔特那家伙从小就是对头。你是不是应该给朋友一点补偿?”

那老家伙不说话了,低头摆弄工作台上的一条腿。茂丘西奥咧嘴笑了起来。

“我今天晚上把身体偷出来,你明天上午十点之前,给我装完一套库玛洛斯系统,怎么样?”

“库马洛斯?你一个少爷又不用跑到哈伦打仗,要那个干什么。”

“哈伦?”茂丘西奥扶着工作台笑了起来,“哈伦?老不死的,你是不是天天泡在这屋子里太久了,还是你根本是个地球人,不知道什么是维罗纳?维罗纳人打仗不需要跑到哈伦,这城市里遍地都是仗可以打——”

茂丘西奥没说完,便被一道影子掐住了喉咙。

药剂师上半身越过工作台,右手扣着茂丘西奥的脖子,假眼直直地超前瞪着:“年轻人,什么算战争,你还没见识过。”

茂丘西奥脸都青了,嘴角仍旧抽搐着想要挤出来一个嘲讽的笑容,张了张嘴,竟然还要说话。

“操,你装的是什么,真……他妈快。”

“库马洛斯。”

药剂师直到他的脸都有些发紫了,腿也开始乱踢了,才松开手。

“老头,你真的不怕弄死我?!”

“弄死你?什么时候颈椎上那块存储器被炸了再来跟我说你死了。”

茂丘西奥咳了半天,一门心思揉着脖子。

“我现在去弄身体,十二点之前回来,明天早上十点我再把身体运回去。那帮人每次都下午才开始干这些不给钱的活。”

茂丘西奥一边说,一边走了出去。


他进不去那个什么公司的工作室,但他有他的办法。

茂丘西奥从药剂师那出来之后,就径直走到了一个灯光昏暗看起来脏兮兮的俱乐部,走近之后,还能听见里边播放的三俗歌曲。正对着俱乐部大门有一个前台,里边的接待员看起来像是什么玩偶店的劣质产品,皮肤很假,眼珠一蓝一棕。

茂丘西奥把一张50块的钞票拍到了台面上:“一小时,单间。”

那女接待员抬头看了他一眼。

“成年了吗。”

“22。”

她把一个门卡推了过来。

“302,上楼左转。接口都是基础网络协议,玩的愉快。”

茂丘西奥拿起房卡,上了三楼之后找到了302房间。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存储器接口,床上扔着几只麻醉剂还有一些纱布。

他从腰带上把匕首取下来,拿了麻醉剂对着自己的后颈打了一针,坐着等了一会儿之后用匕首把存储器剜了一半出来。流出来的血让存储器摸着滑腻滑腻的,他费了好大劲才把接口连到了脖子后边的存储器上,然后躺在了床上。

在把自己上传之前,茂丘西奥突然想起了什么,又从裤兜里摸出来两枚硬币放在了自己的两个眼睛上。

这个外套被扔在这里,不知道多久之后才会被当做违法上传者的尸体,送到黑市的交易区去。

上传总是有风险的,在基础网络协议下,没有其他保障,上传者的意识随时可能被病毒攻击。茂丘西奥在路上见过那种走路拐三拐站都站不稳的人,意识被病毒攻击之后就是这个样子,一般会在两三天内自愈。茂丘西奥挑了信息流里一条还算干净的路,开始找那个公司的网端。

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他找到了,并且成功黑了进去。茂丘西奥在比刚才干净了多的网络环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开始找他自己的身体。这倒不难。难的是他把自己下载到自己的身体里之后,一睁眼的感觉。

他的左前臂被提伯尔特一脚踩折了,还没修复好,现在疼得他眼冒金星。

茂丘西奥捧着自己的胳膊,从工作室里开门,一路畅通无阻,直接从那个公司的正门走了出去。

这可比他想的顺利太多了。他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表,离十二点还有一个多小时呢。



tbc

*眼上放硬币 那个是给卡戎的。卡戎是希腊神话里冥王的船夫,负责把人从冥河这头渡到那头,眼上放硬币是给卡戎的船费。

*英文题目Thy lips are warm是莎士比亚罗密欧与朱丽叶里,罗密欧死了朱丽叶醒了之后,朱丽叶吻完罗密欧的尸体后说的一句话,看的时候虐得我哟。。 中文是借了罗杰泽拉兹尼经典科幻小说的题目《趁生命气息暂留》。

都他妈来吃我安利!!!!都别跑啊!!!!不觉得mercutio很可爱吗!!!!!!!!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