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肯斯壳

【ER现代AU傻白甜】
Rather Your Love, Not Your Life

安灼拉皱着眉,怀疑地看着眼前这条半上坡的小道。在他刚刚一言不发地跟着格郎泰尔走的时候,他的疑问早已一点一点积累起来,只是他克制了自己的迟疑,直到他对于大写R的所有把握全部告罄。
“怎么了?”
格郎泰尔明知故问地站在一旁看着他。
“你知道怎么了。”安灼拉立刻接道。随即他又觉得自己刚才那句话太过无用,“你刚才用半个小时让我相信你要带我去吃全巴黎最好的晚餐——这就是我信任你的结果?”
格郎泰尔天真无辜地看了看前方通往居民区的小路,又转回头看了看他的领袖。
“没错啊,就是这里。我认识主厨,是个棒呆了的英国姑娘。”
安灼拉猛地瞪向了他,好像刚才他没有已经在瞪着他一样:“英国人?!”
当然,他这句疑问的语调过于高也过于紧张,他当然不应该对英国人有任何看法,英国人和法国人是平等的,不论在任何方面。
格郎泰尔好像读到了他的思想一样非常及时地笑了出来,这让安灼拉觉得对方是在嘲笑他。
“Grantaire——”
“冷静,Apollo。你要相信我。”
安灼拉依旧瞪着他:“你认为你可以用一个最站不住脚的理由说服我?”
“不然呢?引用一下萝卜丝皮儿?圣茹斯特?卢梭?引号,萝卜丝皮儿最爱吃的是人头,圣茹斯特的所有言论都可以总结为他对前者的迷恋,引号结束。参考文献:大写R的一百句名言。”
这段话起初只是玩笑,甚至带着一些喜爱之情,后来变成了嘲笑,然后变成了自嘲,最后回归到了挑衅。
回归到了他俩之间一贯的,挑衅。
或是调戏。安灼拉突然想。
他对这个想法皱了皱眉。
“圣茹斯特和罗伯斯庇尔的关系有待考证。Combeferre和我都是这么认为的。事实上他正在做相关研究。”
格郎泰尔的眼睛因为惊讶而睁大了。但随即,他又笑了起来,并且变得温柔而包容。
“走吧。”他笑着推着安灼拉往前走了几步,“你不会后悔的。”

格郎泰尔今天穿了一件绿色的衬衣。他很少穿衬衣。安灼拉意识到大写R今天应该是想要穿的正式一些,也因此,他意识到对方其实相当重视这此晚餐。
晚餐出乎他意料的好吃。
那姑娘棒呆了,是蓝带学院的毕业生,在自己家开了个私厨,每次只接待2-3人。这里的预定已经排到了一个半月之后。然而没有人能抵挡的了格郎泰尔的魅力。
格郎泰尔是个太过太过法国的法国男人,安灼拉多少能够理解那位主厨姑娘的感受。
R或许没有安灼拉那种外貌,但他让人无法拒绝。
“Deadly attractive. ”那姑娘一边上甜点一边意味深长地分别看了他们两人一眼,“这道是我个人最爱,绝对是致命的吸引力,就像你一样。”
安灼拉在心里附议了她。
R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脸上的表情和发出来的声音都让安灼拉舌尖的美味显得十分寡淡。
知识层面讲,他并非不知道格郎泰尔其实大多数时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追求乐趣的人。他只是很少这样真正看见过。
坐在他对面的人心满意足地点着头:“棒极了,Michelle,棒极了!你绝对是顶好的。致命的吸引力,就像Apollo一样,说得真好。”
Michelle狡黠地亲吻了格郎泰尔的颧骨,然后坐在了他的旁边:“你说的是哪个Apollo?”
“当然是那个神。”黑发男人含糊地回答道,“可没有东西能和我的Apollo比较。”
“你爱他?”
“我信仰他。”
格郎泰尔刻意地把这句话说得很自然,装作在一门心思享受甜点。
安灼拉的心狠跳了一跳,被对方激起了一点好斗欲。
“你是说,你不爱我?”
格郎泰尔险些被口中的雪芭呛到。他应激地抬起头,用凶狠的眼神直愣愣地看着他的Apollo。
大写的R眉头紧蹙,说不出话来。
“我还以为,按你自己每天的说法,你愿意向我献出自己的一切,这其中包括爱情。”
“那只是一种表达手法,Apollo。”
“表达手法的另一种说法就是夸张,换句话说,也就是谎言。”
“操,我可不是说着玩的。”
“Be serious.”
“I am wild.”
安灼拉沉默地看了对方一会儿,然后低头开始吃他的甜点。
格郎泰尔却开始坐不下去了。
“操,你可不能就这么利用我对你的忠诚,你知道我确实是可以为了你做任何事情的,你知道我可是切切实实帮你挡过子弹——”
安灼拉的甜点勺僵在了半空:“我倒宁愿你没有。”
“什么?”
“我更愿意接受你的爱情,而非生命,Grantaire。”
格郎泰尔的身体半弓着,好像随时准备对谁出击誓死拼搏一样。哦,R是全巴黎最好的拳击手。
“什么?”格郎泰尔又问了一遍。
“少废话,赶紧吻他。他那份甜点是没味道的。”
安灼拉惊讶地转过头看着那位英国主厨。那姑娘咧嘴笑着看着他。她知道他压根没有尝出来。
然后他就被格郎泰尔吻住了。
但是格郎泰尔并没有动,这让他有些不满。安灼拉用一只手控制好对方的下巴,同时舌头伸了进去。接着事情就变得不受他控制了,格郎泰尔几乎要爬到桌子上,而他自己也几乎站了起来。
当然,R不可能拒绝他。
他有些理解格郎泰尔刚才在尝到甜点时发出的那些声音了。
于是他也发出了一些十分类似的,餍足的,呻吟。


(其实就是 M说“像你一样致命吸引力”的时候 E以为她是说R R以为她是说E。
(这姑娘做过美食节目
(液

评论(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