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肯斯壳

【玻海原型】生或死或正在抉择(章6

【以玻尔/海森伯为原型的可能是同人的文】


Sechs.

“你在做什么?”

克拉默斯的声音在泡利背后响起。泡利没有抬头,仍旧在一叠放的乱七八糟的纸上推公式。沃纳不在,因此他征用了沃纳的桌子,解决最近让他愈发头疼的反塞曼效应。离开哥廷根之前,泡利给自己留了两三个数学问题,以拿来在哥本哈根算。

几年前,他们在实验中偶然发现,原子不仅在强磁场作用下会产生光谱分裂,在特定的弱磁场下也会。泡利的直觉告诉他这其中有一些跟重要的东西,因此他开始了对反塞曼效应的专门研究。

克拉默斯的脚步声在他的左侧停了下来。他弯腰认真地看了一会儿泡利的演算,虽然并没有看出来他的思路,但也帮泡利确认了这些演算在数学上并没有错误。

他直起身子,又往泡利的方向靠近了一些,然后抬起手,放在了泡利的后颈上。这种无意义的肢体接触在人与人的相处中往往表示着亲密,用来宣告占有欲和存在感。这与他们的昨夜相比完全不能称之为色情。但泡利向旁边侧了一下身体,避开了克拉默斯的手。

克拉默斯的手僵在半空中,过了一会儿后才收回去。他向后退开了两步,脸上带着讥讽的表情审视着仍在演算的泡利,即使对方看不见他。

“哦,对,这是白天。白天里你是严厉正直的物理学家,是教授。”

克拉默斯可以看得见泡利写字的手停住了。他们从未讨论过这个问题,至少从来没有明摆地说出来。泡利本以为这是克拉默斯对他的包容,现在看来只是忍耐。

他放下了笔,毕竟现在他已经算不下去了。

“对不起。”他转过头对克拉默斯说。

对方脸上那种复杂的表情让他知道克拉默斯已经后悔了。某种程度上来讲,泡利必须承认克拉默斯是特殊的,他所谓的妻子凯西不用说,就算在费米身边的时候,泡利也会偶尔想念克拉默斯。

也正因为如此,在他感觉情绪非常不稳定的春季,才特别希望和克拉默斯呆在一起。

泡利想要动,却发现自己动不了:“如果你发现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有分歧,如果你认为我们在追求不一样的东西,或者说,或者说你认为我不能给你你想要的关系的话,我可以现在就回到哥廷根去……”

“不。”克拉默斯急切地回答,“不。相对于其他的,我更不希望失去你,更希望我们能在工作中取得更大的成就。仅此而已。”

他上前了一步,想要触碰泡利,但他犹豫了,因此最终他只是站得离泡利近了一些。克拉默斯当然感到嫉妒,因为他不能立刻就分辨出泡利在推演什么,他不能帮助在泡利最需要的那一部分帮助他——不论是学术上还是心理上。

泡利那忧郁的长睫毛。克拉默斯盯着泡利的睫毛看着。

“你真的不考虑留在这儿工作吗?”

泡利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你可以跟我去德国。”

“我的强项是实验,而且尼尔斯需要我去继续研究BKS理论——”

克拉默斯的解释被泡利用一阵奇怪的冷漠的笑声打断了:“你们难道真的觉得BKS还能继续下去?玻尔难道真的觉得……?”

泡利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克拉默斯看起来非常疲惫。他们相对着沉默了一会儿,克拉默斯就走出了房间,大概是去实验室了。


西兰岛的旅行其实只有沃纳·海森伯和尼尔斯·玻尔两个人。他们早晨出发,背着简单的帆布包,乘坐有轨电车到城市的西北角。哥本哈根的西北角有一个公园,从前用来打猎,他们穿过“鹿园”的时候还能看到鹿在吃青草。公园中心有一座城堡,叫做小赫尔米特奇城堡。

早春的丹麦仍旧是寒冷的,尤其他们一直在往北走,越来越靠近海,空气就越发冰冷潮湿。尼尔斯介绍说这一块原野是避暑胜地,因此会显得阴冷一些。

沃纳自始至终微笑着听着对方介绍丹麦的风景和历史文化。

如果非要说的话,尼尔斯并不是一个非常有耐心的人。他大多数时候走在沃纳右前方的位置,总是在和沃纳讨论着什么,迫不及待地要沃纳回答,听的时候却又好像时时刻刻在脑子里构思如何反驳。

他们快要走到厄勒海峡的时候是下午,瑞典海滨就在几里外的地方反射着夕阳。尼尔斯面对着夕阳突然转过身,拉起了沃纳的手。

“我们得快点到赫尔辛基,然后穿过克龙堡的管辖区。”尼尔斯拉着他加快了脚步,“克龙堡控制着厄勒海峡的虎口处,上边还保留了一些十七世纪的枪炮,我们可以去看看。”

沃纳没有纠缠尼尔斯松开的手,继续保持着比刚才快一些的速度跟在尼尔斯身边:“你听起来对这些很熟悉。”

这句话让尼尔斯突然笑了起来:“如果我是狄拉克的话,他大概要等很久之后才会告诉你说,你刚刚说了一个陈述句,我不知道是否该回答。”

“可你没有回答我。你从前就在这边游玩过吗?”

“当然。”尼尔斯回头看了他一眼,好像在好奇沃纳为什么要问一个如此明显的问题,“我此行的目的就是想要更深入的了解了解你。”

这话让沃纳的心跳一下子改变了。他不知道尼尔斯为什么能如此放松地——如此真诚地——将这些心情表白出来。除非,尼尔斯的感情确实是简单纯粹的。

感情这东西很奇怪。沃纳从前从未体会过。瞬息万变,毫无规律可循,更无法控制。

这让他觉得沮丧。

“你知道,克龙堡被认为是哈姆雷特王子的住处。即使历史上对是否有哈姆雷特这个人尚且没有定论。但我们不妨从文学艺术的美好角度出发,认为那是哈姆雷特王子曾经住过的地方。”玻尔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情绪,继续讲着克龙堡的故事,“尽管这里没有一件东西会因为哈姆雷特而改变,但你对它的感觉却改变了。城堡变得更加昏暗,就好像它是人性中黑暗的角落。’成或是不成’,这些问题是莎士比亚对他提出来的,却让这个城堡变得不那么一样了。”

等他们走到克龙堡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冷风刮在沃纳的脸上。他和尼尔斯看着那座城堡,从它身边经过。沃纳突然停了下来。

他看着那个黑暗中的石头影子。

“你想停下来看一会儿吗?”尼尔斯发现他停了下来,走回他身旁,语调温柔地问他。

沃纳点了点头:“我知道已经晚了。一会儿就好。我没有想到它会对我有如此大的影响。”

他的眼神仍旧集中在那座城堡上,因此他只是感到尼尔斯似乎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解下了自己的围巾,给沃纳围上了。

沃纳克制着自己把视线从城堡上移开的欲望。

“我应该在出门前就告诉你戴上围巾的,海风可比你想的要厉害。”

“你不觉得很有趣吗, 尼尔斯?为什么悲剧总是要和死亡有关系?”

尼尔斯犹豫了一段时间:“你是想从哲学角度探讨这个问题,还是单纯谈戏剧?当然,我对你的赞同比你想象的要多,沃纳。但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命题本身就是错误的。”

“哈姆雷特,朱丽叶,麦克白——至少对这三个人物来说,死亡都是他们存在的某种’目的’。这已经是非常大的比例了。”

“但每个死亡对读者或观众来说的目的都是不一样的。你怎么看罗密欧与朱丽叶?”

这是沃纳最想不到的尼尔斯会提起来的一部悲剧。他终于看向了对方,非常好奇尼尔斯脑子里有什么在等着他:“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尼尔斯点了点头:“朱丽叶死的时候只有十三岁。罗密欧也只有十七岁。泡利十九岁的时候能够写下一篇长论文,但他十七岁和十三岁的时候仍旧是个孩子。你爱上过什么人吗,沃纳?”

沃纳的所有声音梗在了喉头,他无法回答。

这种沉默大概被尼尔斯·玻尔看作了否定。他点了点头:“不管怎样,已经有太多人称颂过爱情。我们大可以假设它某种程度上是和物理学理论一样美丽的东西。那么,罗密欧和朱丽叶,两个孩子,仅仅因为对美好的追寻而失去了生命——这难道还不足以是世界上最荒诞却也最让人痛心的悲剧吗?它和哈姆雷特并没有什么区别,都包含了很多人性的自我拷问。”

当然,当然。沃纳看着尼尔斯在黑暗中的轮廓想道。他的尼尔斯有一个温柔的灵魂。

他正要对尼尔斯露出一个微笑,却突然被对方接下来的话打断了。

“说到人性拷问,沃纳。我倒是很想问你一些关于德国的问题。早在1914年8月,我一个从德国旅行回来的朋友就告诉我这个国家充满了对民族压迫的紧张情绪,这种情绪和恐怖交织着。他们在已经知道战争吞没了多少亲人朋友时,仍旧整个民族都卷进对战争的狂热中去,不是很奇怪吗?你能解释这些事情吗?”

沃纳感到有些口干舌燥。他无法克制自己为自己辩驳的欲望,即使尼尔斯并没有指责他:“我当时只有十二岁。所有的事情都是从父母的对话中听来的。没有人会对战争感到愉快。从它开始,我们就一直在挨饿。我想那更多是一种,只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好像在战争开始的那一刻,整个德国一直以来给自己营造的美好环境终于破灭了,我们不得不走到现实中来。”

“但从我们小国的立场来说,德国已经成功地扩张了很久。”

这会儿的尼尔斯听起来像是已经想要问这些很久了,等待了很久,并且随着耐心告罄,他的爪牙露了出来。沃纳知道尼尔斯是不会有爪牙的,可即使他小心翼翼地考虑着自己的回答,却仍旧感到非常无所适从。

“我有一个表兄,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在战争前曾经和我谈过。他坚信我们能够取得胜利,却对制造战争的任何人、包括有目的地为征服别国而战的任何人不报丝毫的希望。但那又怎样呢?我们不可能指望每一个只想着胜利的青年人能够有意识地停止一场战争。这对于战争双方都是一样的。他最终在法国战死了。我想真正理解了这场战争的只有那些走上战场的人,”沃纳短促地呼吸着,看着近在咫尺的尼尔斯,“并且,我认为这一点正是最大的不幸。”

“可我确认为这是某种幸运。”尼尔斯点了点头,“我想我明白了。”

沃纳知道尼尔斯仍旧没有明白德国人眼中的战争,他是说他明白了沃纳。

再之后的行程中,沃纳异常沉默。他们在海边的一个非常破旧的小旅馆住下,挤在同一个房间。因为第二天还要走一些路,他们尽快睡下了。沃纳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四周仍旧是一片黑暗。

他不知道是几点,但显然没有到日出时间。然后鬼使神差地,他走下了床,两三步就穿过了狭小的房间,走到了尼尔斯的床边。

尼尔斯在睡梦中的神情是温柔的,像是一片终于平静下来的海。尼尔斯的内心总是有很多情绪,这让他可爱,让他永远显得那么真诚。

沃纳缓慢地单膝跪下,在尼尔斯·玻尔的床边。他小心翼翼地握住了尼尔斯的手,然后俯下身,带着一种冲破他内心的忠诚吻了上去。


——————————

我并不知道这一章在写什么谢谢。饶恕我orz


评论(1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