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肯斯壳

【大英6】【Fred/Tadashi】Transition

Fandom: Big Hero 6

Relationship: Fred Fredzilla/Tadashi Hamada “Fredashi”(没错就是土豪Fred和哥哥)

Title: Transition




人们会忘记已经离去的东西,这其中包括任何人、事、物,所谓的记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单薄成片,最后吹一吹就散了。按科学的解释就是,人的记忆会根据潜意识意愿自我篡改,每回忆一次,就忘记的更多一些。记住是比忘记更难的事情。

滨田正骑车驶离墓园的时候已经临近午夜,但当然,他不会在意鬼神之说。甚至他是希望自己能够相信这些的,相信“他的父母会在天上看着他和小广”这种鬼话。他当然知道墓碑下只有一盒小小的灰尘,墓碑上的字在他离开后也会黯淡下去。

是谁发明的那个智能墓园系统的来着?

在旧金山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一个墓碑下边大概会分成六七层,每层放着不同的骨灰,当不同人的亲人来祭奠的时候,墓碑会显示不同人的碑文。滨田正热爱科技,心中的科技却有着和现在不同的样子,他愿意为了那个美好的科技蓝图付出任何事情。他希望世界是美好温暖的,即使它由冰冷灰暗的钢铁水泥组成——

黑暗中有一道不一样的阴影带着气流声向他划了过来,阴影穿过了他车灯的光线时,他看清了那大概是个人。那个人摔在了地上,发出某种恐怖的骨骼的脆响,就像他曾想象过的父母车祸时身上发出的响声一样。滨田正用最大的力气刹住了车,车停下来的时候,他还在剧烈地喘息。

现在他可以看清那个人的样子了。首先,他是活的,因为滨田正可以看见对方的肢体在挪动,似乎在努力爬起来。那人面朝下,穿着某种诡异的衣服,看起来像是某种柔软的翅膀。

那就是个翅膀。但是,不,那个翅膀当然不能飞起来,随便一个有点流体力学常识的人,都知道那个翅膀不可能飞起来。

只是显然现在躺在地下的人并不知道这一点。

他迅速下了车,向车前的人奔了过去。

“不不不,不要动,你可能骨折了。”

他将对方尽量轻柔地按在了原处。那人的反应很奇怪,或者说,对方身上的某种东西让他觉得不太对劲。

“先生?你好?你还好吗?我现在就叫救护车来。”

“不用——叫!”那人突然一把打开了滨田的手,他手里的手机也跟着飞出去划进了黑暗里。与此同时那个人竟然翻了个身,改为仰躺在地上,冲着他嘿嘿嘿地笑了起来,“超强如我,不会受伤。”

“先生?”滨田皱着眉凑过去闻了闻,“你喝醉了。”

这某种程度上讲解释了此人的不合理,毕竟一个可以制造出来一对翅膀的人,不应该连一点基本的流体力学常识都没有。

滨田摇了摇头,退后一步站起来走到旁边找到了他的手机,拨打了911。

之后,911接线员礼貌地询问他是否知道伤者的名字,滨田只得强迫那个醉汉看向他,向其询问姓名。

“Freeeeeed。”那人回答道,“Freeeed the Destroyer.”




“这就是我和小正相遇的故事!”Fred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沉浸于回忆中乐得合不拢嘴。他周围坐着的两男两女都是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唯独滨田正还要好一些,虽然没怎么注意听,但脸上一直有一种淡淡的笑意。

“32。”黑头发的女孩突然说道。

“什么?”

“32遍了,Fred。这是你第32遍讲这个事情了。而且每次都不一样。上次你说你和小正是在墓园里碰见的,他去看他父母,你去看你的祖父。”女孩喝了口手上的鸡尾酒,“不过我倒更愿意相信这个。”

“因为更加激动人心?”

“不,因为更蠢。”

几个人都因为这句话而笑了起来,笑声中并无恶意。滨田正看了一眼手表,一口喝完了酒杯里的酒:“时间差不多了,我得回去了。实验室还在跑数据呢,应该一会儿就出来了。”

Gogo冲他不耐烦地摆了摆手,Honey送上了一个巨大的微笑,Wasabi帮忙把外套递给了他,Fred站了起来。

“我跟你一起回去。”

滨田挑起了眉毛:“‘回去’?”

Fred愣了一下,不知道这其中有多少成分是正在开玩笑,有多少成分是对方真的质疑他的措辞。不过无所谓,他对“回去”这种说法本身就并没有什么介意,毕竟“回去”和“去”一字之差,错不到哪里去。

“又来了。”Gogo翻了个白眼,看着滨田,面无表情,“正,他在实验室呆的时间比我都长。”

“再说当初也是你把他领到实验室去的,即使很违规。”

Fred是个Ginger,长得不帅,大鼻头,长脸。Fred并不是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也不是学校的学生,只是从某一天滨田正把他带进了实验室开始,就再也没离开过。他在所有人搞研究的时候窥视,开学术会议的时候插嘴,做实验的时候穿成一个怪兽。

滨田正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走吧。”

在Fred看来,正是一个所有人都喜欢的人。他有东方人的俊美,柔软的眼神,和让人想要拥抱的身体。

“你有让人想要拥抱的身体。”Fred走出酒吧之后仰头看着天空评价道。

滨田正脸上的笑意仍未褪去,此时耸了耸肩,带着一种刚才还没有的放松感:“又开始了,Fred。”

“你想要帮助别人,那让我来帮助你吧。”

那个Ginger突然跳到了滨田的面前很近的地方,站直了身体,举起右手掌在略高于肩膀的位置。

滨田并没有因为对方身上某些不太好的味道而有任何排斥。

“你好Tadashi,我是Fred,你的私人医疗健康护理员。我认为你需要医疗护理。”

Fred努力模仿着那个白胖子的语气,如果机器人有语气这种东西的话。他看到Tada的眼中闪过的惊讶,看着对方几乎有些说不出话的样子。

“你,你看到了Baymax!”

“抱歉,我作为你的私人医疗顾问,着重关注了你的日常生活,以实现对你健康状况的实时监控。”

有些路过的人回头看向了他们俩,有些没有。看过的人十秒钟就会忘掉,即使记得更久也不会在意。滨田正很想象征性地做出生气的样子,就像Cass阿姨一样,至少要让Fred知道这样偷偷关注别人的科研成果是不正确的。

哦,管他呢,Fred大部分的时间甚至住在实验室里。他一度以为这家伙真的无家可归。

“现在,Tadashi,请你跟着我的动作做。”Fred内心过于激动,因此破功了,脸上的表情和动作都突然多了起来。他绕着Tada走了一圈,然后继续站在对方面前,双手扶住了对方的肩膀。

他抬起一只手,取下了自己的帽子。

Tada看起来并不愿意这样做,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抬手把自己的帽子取下来了。Fred松了一口气,彻底走出“角色”,随便走到路边坐在了路台上。Tada走到他面前看着他。

“今天你为什么讲了真事?”

“不知道,想讲就讲。”

“Fred。”

“我的帽子是我祖父小时候给我的,你的帽子是你母亲给你的。我可以继续呆着这个帽子,因为不带的话,我已经不知道我还剩什么。Tada,这帽子就是我的家,所以即使住在实验室里,只要有帽子,我就是在家。”Fred低着头,“但你不一样。有很多很多人爱你,你爱很多很多人。所以你该把帽子取下来。”

滨田正僵在了那里,脸上的表情也凝固住了,停在一个扭曲的温暖和痛苦的中间点。他低着头可以看见Fred姜黄色的头发,凌乱暗淡,好像在暗示他对方接下来会说什么。

“我为什么会摔在你的面前?哦,因为我喝酒了吗?不,不是的。第一次见你是在五年前的那个作品展示会上,你满足了一个像我这样的人的所有幻想。”那个Ginger猛地抬起了头,眼中的某种纯热是Tadashi平生都并未见过的,“你是完美的,Tada。我沉浸于那些科学的幻想,但我并没有一个像样的脑子。可是你有,而且你有一颗像样的心。你是我见过的最像人类的科学家。聪明,甚至智慧,有优点和缺点,关心这个世界,更关心你将要带给它什么。Tada,你是完美的。”

“不我当然不是。”

Fred笑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几乎可以说贴着滨田正站了起来。他抬起了头:“作为你的私人医疗顾问,我需要向你提一个问题。”

黑发男人没有回应,等着他问。

“在1-10的范围内,你认为你为几个人关心,才值得别人的关心?”

“不,我关心你们并不是因为希望你们回——”

“在1-10的范围内,你认为你爱几个人,才能得到别人的爱?”

“Fred——”

“在1-10的范围内,你认为几年之后,你才被允许忘记你的父母?”

滨田正沉默了,Fred感到他看着自己的眼神终于像是被剥开了外皮的Baymax,有了一些碳纤维机械骨骼的锋韧。

他认真的看着Tadashi:“第一个问题,0。第二个问题,0。第三个问题,0。”

Fred抬起了手臂,但犹豫了一下,拎起自己上衣的衣领闻了闻。然后他又好像突然全然不在乎了,抬起手抚摸了一下滨田正的头发,并顺势托住了对方的后颈。

“这些都是你教会我的,现在我来教会你。”他攥紧了手上的毛线帽子,凑到了Tada面前,“你是个完美的研究员,完美的朋友,完美的哥哥。你实在太棒了……Tada,你能意识到你有多优秀吗?你总一副要对所有人负责的样子,说真的有时候我很烦你那个样子。但这一切其实都不是因为责任,包括对Hiro,不是因为责任。你只是懂得爱身边的每一个人。”

Fred轻吻了一下滨田正,像是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礼物一样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谢谢你。”

“为什么?”

“为,呃,爱我?”Fred揉了揉头发,“为允许我吻你?”

滨田笑了起来,点了点头:“好吧。还应该为我允许你给所有人起了绰号。”

“我可没给你起。”

“所以我是特别的。”滨田顺口接道。然后他突然退后了一步,和Fred拉开了一米多的距离。

“现在,Fred,作为你的私人医疗健康护理员,我要求你换衣服洗澡。”他顿了顿,“在你再次接近我之前。”

“好吧。”Fred绕开他,重新走回路中间,大步流星一副打定主意去清洁的样子。

滨田正可没想到对方这么容易就就范了。不过他也并不知道,其实清洁对于Fredric少爷来说只不过是脱下衣服扔给管家罢了。




大概从一两年前开始,滨田正在去墓园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记不住父母的样子了。

那种感觉很奇怪。他脑海中仍旧有两人模糊的影子,有他们一起生活欢笑的片段,甚至有父母吵架的记忆。他能记得他们吵架时说过什么,却几乎记不起他们的声音。他能记得母亲看向他的表情,却记不起母亲的样貌。

滨田正可以去爱别人,却不允许别人来爱自己。他和Cass阿姨的关系这么多年来其实总是有些礼貌疏离,因为那是他身边唯一一个试图给他爱而非被他爱的人。滨田正害怕她,他不敢记起被完整地爱着时的感觉,因为一切总会过去,人总会失去。

“嘿,大家注意,”Honey的声音突然响彻了整个实验室,“Tadashi说他要带小广来了!大家快做好准备各就各位!”

实验室里一阵忙乱的声音,Honey边说边给自己的瓶瓶罐罐里舔了足够的化学药品,Wasabi重新把工具台摆了一遍,Gogo套上了头盔,给单车上了轮子。

Fred穿上了他的套装,在房间的一角做好了准备。





评论(7)

热度(25)

  1. 弗兰肯斯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