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肯斯壳

【AM】能力(M视角+A视角)

Title: 能力

Fandom: Merlin(BBC)

Relationship: Arthur Pendragon/Merlin


【千年梗 前半部分是之前写的 不想看可以无视 主要懒得再从头开始解释他俩是怎么搞到一起去的了。 后半部分是今天突然get到的在整个故事中的A视角。。事实证明这cp还是甜的 我能感觉到那种“虐不起来”】


Arthur推开咖啡店的门,街道上的噪音在开门的短暂瞬间溜了进来,让Merlin像是受到惊吓一样猛地抬起了头。Merlin的位置正对着店门,因此他一抬头便正好撞上了金发男人的视线。

他觉得对方似乎因此而有一点点不快。

“抱歉,你等了我很久吗?”

“什么?”

“如果我让你等了很久,很抱歉。伦敦的交通一向比较不尽如人意”金发男人歉意的看向了Merlin面前放着的冷掉的咖啡,“你知道,Emrys先生,虽然仅仅见过一次面,但我不知道为什么相当喜欢你这个人,所以希望你能原谅我的迟到。”

“哦,不不不,当然,我是说,我不介意你的迟到,半个小时对于一个秘书来说实在不是什么挑战。”Merlin咧开了一个非常明亮的笑容,回味着之前那句“相当喜欢”。

虽然他知道这只是商业谈判的一种手段。

但是冲这一句话,Merlin准备答应Arthur提出来的一切要求。

“呃,喝点什么吗?”他冲服务生招了招手,对方早已在朝这边走过来。Arthur没有看单子直接要了一杯double espresso,Merlin突然重新拿起勺子混乱地搅了搅自己面前那杯冷掉的黑咖啡,有点局促不安。

魔法师的肾上腺素正在创造千年以来的峰值,真的是峰值。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在颤抖着的,在晚宴上第一次见到Arthur的时候,在Arthur推门而入的时候,在Arthur细心得发现了他冷掉的咖啡和过久等待造成的迫切的时候——在Arthur说“喜欢他”的时候。

过久等待是多久?

Arthur在和他聊伦敦的天气。

“太久没有见过太阳。”Arthur皱着眉,腔调里是Merlin见过很多次的现代人那种词不达心的客套语气,“前几个月一度让我以为我们可以过几天不用担心天气的安稳日子。”

“是啊,是啊。”Merlin忙不迭点着头,手头搅动冷咖啡的动作不自觉慢了下来。他的眼神有些骇人地闪着愉快的光芒,分毫不差地盯着对面男人的眼睛,有几秒钟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天气,对。”他有些愚蠢地重复了一遍话题,“我挺喜欢太阳的。”

Arthur Pendragon有些被吓到了,他虽然从不过多表达感情,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对感情有任何的迟钝,甚至,他相当敏感。他当然知道坐在他对面的叫做Merlin Emrys的男人对他有一种奇怪的热忱。他相信这种热忱在他们第一次在大使馆晚宴的时候还并没有出现,至少表现的不这么明显。但这次,他和Merlin Emrys的第二次见面,对方却表现得好像……他不知道如何描述。

好像等了他很久?

他到底等了多久?Arthur皱起了眉,伦敦的交通他并不是第一次经历,Emrys也不可能是第一次,况且如果是因为他的迟到,那Emrys不应该如此【高兴】才对。

Arthur的好奇心被诡异地勾了起来。他面上并没有泄露出什么,只是很得体地笑了笑,好像刚刚Emrys的话真的只是一句简单的评论:“哦,Emrys先生,伦敦人哪有不喜欢太阳的?”

“当然。”Emrys仍旧盯着他,“阳光的颜色很漂亮。”

说着,黑发男人再次咧开嘴笑了一下。

Arthur Pendragon突然明白了,这个Emrys喜欢男人。

当然,他并不觉得同性恋有什么问题,真正吓到他的是他在看穿对方性取向后突如其来的兴趣。——此前他从未对男人有过任何兴趣,尽管他必须承认,他说的那句“相当喜欢你这个人”绝不仅仅是谈判手段。

兴趣驱使下,Arthur开始观察这个男人。男人的颧骨非常惹眼,眼睛似乎有一点点金色的闪光,黑发凌乱却得体地被处理得很好,他的西装外套被脱下来搭在了沙发扶手上,白色衬衣的袖扣并没有扣着,袖子向上折了三折。

手腕上戴的手表很低调但看起来相当古老,也许是家族祖传。

手腕。

Arthur的呼吸乱了一下。他冲走来上咖啡的服务生笑了笑,然后眼神便立刻回到了那个手腕上。

Merlin Emrys的手腕上有一条疤,即使被手表遮盖,但却没有逃过Arthur的眼睛。他太粗心了,Arthur想,他最近肯定是突然瘦了很多,因为松了的表带还没有被调整,垂下的弧度造成的缝隙中,是道他意图遮盖的伤疤。

强烈的疑惑感让Arthur非常不像他自己地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进入正题:“Emrys先生,不瞒你说,我们确实需要一些政府的支持——我们已经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风光了。”Arthur喝了一口咖啡,并没有对口味有任何期待,“Pendragon财团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美国政府暗箱操作下的打压,而且,我们对那边的利益牵扯没有任何信息来源。”

Merlin Emrys的眉毛吃惊地挑了起来,似乎惊讶于Pendragon没有【情报来源】这个事实。Pendragon财团的实力并不仅仅是一个商业领头那么简单——没有任何人能在没有女王和英国政府默许的情况下把手伸得那么长。

换句话说,到处插一脚几乎已经是Pendragon的传统和标志。

“发生了什么?”

Merlin并不是笨蛋,不可能不知道让Arthur能够坐在这种平民咖啡店里跟一个脱了正装还明显看起来对他有意思并且so gay的男人耐心谈话的驱策力是什么。不管过了多久,十年二十年还是五百年一千年,Arthur Pendragon永远是那个贵族混蛋,Arthur Pendragon永远会为他的家族、为他的人民自愿献出自己的一切底线。

不,应该说他们才是他真正的底线。

Merlin有一会听不见Arthur在说什么,他知道他在说什么。经济危机,美国对第三世界转嫁经济压力的计划被中国破坏,开始向欧洲下手,英国首当其冲,21世纪版的“阿尔比恩陷入了危难”。

大概还有一些措辞隐晦的“Pendragon内部出现了一些问题”。

他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他只是忘记去停留在当下这个现实的时空里。

因为这个Arthur是那么像他的Arthur,像每一个Arthur,包括那个一战时的贵族,二战时的少将。每一个Arthur又都像这一个Arthur,该死的迷人,高贵,聪明,坚定,忠诚,混蛋。

每一个Arthur又都像第一个Arthur。

哦,得了吧,Merlin Emrys当然试图自杀过,已经太多次了,多到魔法也不能完全掩盖手腕上骇人的伤疤。他只会试图割脉,因为在流血到昏迷到死亡的漫长过程中,他有足够的时间后悔。他还有人要等,他并没有彻底失去希望,那么他为什么要真的去死呢?——在失血的晕眩中,他总能一点一点想明白这个。

他还有人要等,他并没有彻底失去希望,那么他如何可以真的去死呢。

他看着Arthur,继续笑:“那么你具体需要些什么呢,Arthur Pendragon先生。”

金发男人沉重的表情在Merlin灿烂的笑容下变成了一种怒意和疑惑的混合体。但他保持了沉默,克制着自己咆哮的好奇心。

“鉴于一些信息的安全等级过高,连我也无法通过‘正常’的渠道获取信息。”Arthur并没有浪费时间向Merlin Emrys解释这个所谓的“正常渠道”。他首先要拿到他需要的,然后才会去考虑他想要的,“所以我并没有去找你的上司,Emrys先生,而是找到了你。你是直接接触这些信息的人,尽管你并不知道你手里的东西是什么。——我需要你不管拿到了什么,都以最原始的状态给我一份副本。”


Arthur提的要求在Merlin看来并没有什么,但在Arthur自己看来却不是。他不知道Merlin Emrys是谁,除了对方是安全部门的一个首席秘书。他只知道Pendragon的要求对于Emrys来说等同于要求其背叛、犯罪和违背原则。夕阳终于在即将消失前争取到了露脸的机会,阴了五天的伦敦一下子放晴,突然得让Arthur起初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变化。

直到夕阳正好透过自己身后的落地玻璃,绕过自己,落在了对面的男人身上。

Merlin Emrys的嘴角一直带着一种有些神经质的笑意,他在Arthur提出那个要求后的第一秒钟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金发男人起初看起来很不相信,因为他犀利的审视目光在极度的吃惊下脱离了理智的束缚,违背谈判原则地出现了。很少有人能够如此恬不知耻甚至是享受其中地去承受Arthur王子的瞪视——可Merlin经验丰富。

终于,Merlin觉察到了Arthur的一丝挫败,他再次增大了自己的笑容:“那么,我们来讨论一下具体细节。”

“你确定可以接受我的这个要求?”

“为什么不可以?”

Arthur显然被问住了,进而彻底放弃了用逻辑去解释他对面这个黑发男人的行为:“我会把每次会面的时间地址加密后通过安全渠道发送到你的计算机上,最大限度地保护你的利益。我以Pendragon家族的名义向你保证,我们不会做任何损害国家利益的事情,并且也不会让你因此受到不必要的质疑。”

“太好了。”

金发男人再次愣了一会,Merlin因此颤抖了一下。Arthur正在被自己搞得没法再继续保持他的“谈判模式”。

所以说“太好了”,Arthur越来越像Arthur。

Arthur。

Merlin的舌尖轻弹过齿间,像他已有的无数次一样几不可闻地自语了一声Arthur的名字。

“Emrys先生?”

“是?”

他看到Arthur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眼神中的审视不加掩饰:“我本以为这次谈话要很久,现在看来我过多的估计了它。我不知道我是否可以要求你给我一个足以说服我的原因,否则我很难让自己认为你的配合诚实可信。”

Merlin耸了耸肩,感觉保守秘密和蒙混过关的技能穿越重重时光一下子回到了他的身上:“如你所说,Pendragon的行为绝不会给国家安全造成任何威胁。”

“是的。”

“而且,我是否可以认为,Pendragon的存在在经济危机时期是有益无害的?”

“我们当然是。”

“我生活在这个国家,Pendragon先生,我为这个国家服务。”Merlin的眼睛反射着夕阳,“那么有什么理由能让我的不配合可信?我,爱这个国家——Arthur。”

我爱你的国家。

他真心希望Arthur能够因为自己突然如此称呼他而过于惊讶,从而忽略自己语气中没有控制住的那一分颤抖。他想要抱住这个男人,想要吻他,想要用一切机会和他比肩而立,辅佐他,做他的朋友,做他的爱人。

“你等了我多久?”Arthur突然问道。

“什么?”

对方脸上茫然的表情让Merlin陡生出一种可怕的希望感。他不知道Arthur在问什么,也因此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半个小时还是一千年?

Merlin惊呆在一种可能性中,而Arthur Pendragon却因为一种不明原因的冲动而静止不动。然后,在不知道过了多久后,他突然动了,伸出了自己的手,带着一丝犹疑握住了对方那只戴着手表的手。

他的食指正好推开了那只手表,进而抚过了那道伤疤。

那只手颤抖了一下。

Arthur Pendragon看到黑发男人的笑容突然消失不见了,男人皱起了眉,呼吸急促,然后猛然抽回了手站了起来后退了一步。Arthur觉得自己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了奇怪的痛苦,那种痛苦太过深切,深切到似乎不可能出现在一个一秒前还笑得那么灿烂的人的脸上。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突如其来的,如此强烈的失落感。

“Emrys……”

“Please,”Merlin不知道是在颤抖还是摇头,他的嘴唇抖动着,“请不要这样,Pendragon先生。”

空气似乎一下子全都不见了。

Arthur评估性地看了他一会,然后点了点头:“好吧。”

Merlin并没有回答,没有表情,没有动。Arthur好像突然不能再忍受一样一下子站了起来,椅子发出了很难听的和地板摩擦的声音。他突兀地站起、转身、推门而出,并最终消失在了街角。

甚至忘了付账。

Merlin沉默不语地站着,眼神在对方转身的一瞬间便胶着在了那人的背影上。夕阳让他的金发闪着光,Merlin知道,那种金色就像他每次使用魔法时眼中闪过的颜色一样。

他不能忍受Arthur触碰他。

那种触碰会让是个世纪那让人发疯的岁月沉淀都呼啸而出,Merlin觉得自己受不了这个。他受不了。他等了太久太久,已经没有任何韧性再去承受重新拥有。

一千年太短,扛不过Arthur重现的那几次,扛不过Arthur碰到他的那几秒钟。

他当然会想要自杀,任何一个活了一千年,失去了一遍又一遍,却还能一直保有着爱的能力的人,都会想要自杀。

人类受不了这个。

他还爱Arthur,即使爱了吓人的一千年,他也因为这种爱而是一个“人”。

Merlin Emrys站在21世纪的咖啡店里,望着玻璃门外的街道、行人、街角,望着他的爱人,和他的爱人走出他视线的那个地方。


*********************************

Arthur Pendragon知道自己喜欢那个Emrys,大概从见到的第一眼就喜欢。那个人把中规中矩的白衬衫袖子卷起来的样子,那个人的表情和笑容,无一不让Arthur觉得很愿意去亲近、去交往、去了解、去亲吻。他为那个人奇怪的态度而生气,更为自己鬼使神差地冒失地握住了对方的手腕而生气。

走出咖啡店的时候,Arthur就已经开始回味刚才他们说过的每一句话,还有那非常短暂并且冒失的触碰。

但是渐渐地,他开始看到Merlin Emrys的价值。

他无法不去尊敬这个人。

Emrys,或者说Merlin,在第一次见面之后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他正常、友善,并和Arthur调情。他知道Arthur的一切喜好和心情征候,而Arthur知道他想要什么,并且这同样是Arthur想要的。

欧洲的经济危机起初在各方面的努力下开始回暖,但此时Pendragon财团已经到了彻底力竭的最后阶段,有差不多十天,一贯瞬息万变的经济局势却始终僵持不下,而这种僵持每持续一分,后果可能就更加惨淡。北美方面的几家银行已经开始做最后一击的准备,而这其中所受冲击最大的,毫无疑问是和对方关系最“密切”的英国。

Arthur每天只睡两个小时,他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想Merlin,可他发现自己总是在想。Merlin几乎每次都比他提前到约好的地点,于是他试图压缩本来给对方留下的拿到资料的时间,然后惊讶的发现Emrys仍旧很好的完成了一切。Merlin会开一些类似于让他用点甜头换资料的玩笑,但最终都还是会把Arthur要的所有东西全部给他。Merlin看起来对整个事情毫不担心,或者说,毫不在意。

到了现在这种阶段,各大财团和英国政府的合作行为已经是半公开化的了。而最先争取半公开的正是Arthur本人,他不想让Merlin Emrys处在一个太过尴尬的位置上。

安全部门对Pendragon家毫无好感,时至今日都毫无好感。有些本不应该他们知道的东西,对方显然不乐意交出来。这种时候Arthur只能求助于Merlin,因为经济局势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国防和安全机关里的一个高级官员用来犹豫的6个小时里,他随时可以输掉整场战争。

Arthur已经等不下去了。

他需要见Merlin。


见面地点是完全随机选择的一家餐厅。当然,也不能说是完全随机。从他所在的台位到餐厅的后门需要28秒,出了餐厅的后门之后是伦敦那种典型的小巷子,以Arthur的能力,三分钟之内就可以甩掉任何跟踪的人。

Arthur喜欢伦敦的这种小巷。它们有些在中世纪就已经存在了,非常古老并曲折。尤其在晚上的时候,没有人能看得到这些巷子里的每一个角落,而在你看不到的那些地方,发生着任何事情。

他和Merlin是前后脚到的。Merlin来的时候他刚刚坐下并拿起了菜单。Arthur并没有心情吃饭,他不是那种在任何时候都能轻松生活的人,但他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也知道自己需要补充能量和营养。并且很有可能的,Merlin也非常需要这些。后者来的时候穿着一身远比看起来要贵的黑色西装,因为餐厅比较正式所以领带没有像每次见到他的时候那样松开。

Merlin Emrys最喜欢的一条领带是红色的,比Pendragon财团标志的颜色暗一些。但Arthur看到过,在领带的内侧,其实有掺进去的金色丝线。

Merlin Emrys扯松领带并解开衬衫最上边那两颗扣子的时候,非常非常具有吸引力。

Merlin Emrys走进来时表情很严肃,但他坐下后,对着Arthur咧开嘴笑了一下。

“抱歉我迟到了。”

Arthur看了他一会,摇了摇头:“没有,我也是刚到。”

“好吧,我暂且相信你没有等我很久。”

对方欠了欠身,解开了西服外套的扣子。

Arthur因此而需要作出努力把精力集中在该集中的地方。他看着对方,试图让自己的语调公事公办。

“Merlin,我们都需要吃些东西,但并没有太多时间,所以我会帮你点单,挑选能够尽量快做出来的。点完单后我会和你讲接下来需要你拿道的东西,可以吗?”

“可以啊。”黑发男人看起来毫不在意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真的不打算看看我带了什么来吗?我想我需要得到一个表扬。”

这话让Arthur没有忍住露出了一点点笑容,温柔地看着对面的人。

“不是现在。”

Merlin耸了耸肩:“好吧。”

他的目光没有立刻回到菜单上,而是又看了Merlin Emrys几秒钟——我想要保护你,他在心里想到。

他想要救回这个国家,想要让世界局势互相牵制保持平衡,他想要为Merlin Emrys抚平这个世界。他想要为他们的关系,提供一个良好的,可持续的环境。

直到那个时候,他才能说自己可以永远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

“我也希望这一切快点结束,Merl。”

他叹了口气,低头看菜单,却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想象出对方腆着脸笑的表情。

“事实上,我倒希望不要结束。”


“我需要三样东西,其中的两部分应该都比较好拿到,但是有一个部分,非常重要,关于北美这几天准备发布的国家债券政策。这东西本来不应该出现在英国,但是美方大使馆的一个人偷偷带过来想要卖些钱——他没有找Pendragon,因为Pendragon确确实实已经没有钱了。而我们不能承担他把东西卖给其他方面的风险。”

Arthur说完后只是抬头看了Merlin一眼,对方看起来正在认真地吃一颗花椰菜。

“他没找Pendragon?你们已经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了?那你是怎么知道他有这个东西的?天哪,Arthur,人家可是偷偷带过来的,搞不好还是个什么间谍,你竟然连这个都知道,就好像有魔法一样。”

Arthur叹了口气:“Merlin。”

“好吧,好吧。”Merlin若无其事地抬头朝他笑了笑,好像在赞扬盘子里的菜一样,Arthur有一会被他的那种眼神定住了,“我会为你拿到的。”

不论是开始还是后来,Merlin从来没有告诉过他自己是如何拿到那些东西的。而Arthur并不认为自己有问的必要。他知道,虽然有时候Merl看起来愿意告诉他一切,但其实总有些话题对于Merl来说有种奇怪的忌讳。

“明天之前给我。”

“好。”

没有人知道他有多想现在就握住Merlin Emrys的手,听对方说出一切秘密,建立关系,结婚,领养孩子,然后该死的挥霍掉下半辈子。

但他只是坐在那里,犹豫了一下之后放下餐刀,喝了口酒。

餐厅对角突然传来一阵喧哗,Arthur下意识就看了过去。有人打翻了菜盘,Arthur看到穿着餐厅工作服的人在不停地道歉,旁边是保洁在弯着腰打扫地面。道歉的工作人员面对的顾客一男一女,男的背对着他,看不出长相,女的则是标准的金发碧眼。Arthur看过去的时候,他和那个女顾客视线交汇在了一起。

他把视线收回的时候Merlin在看着他。Arthur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放下酒杯,点了点头:“我们得走了。”

“怎么走?现在再走无济于事,东西还在我手边的公文包里。”

“后门。”

Arthur说完后立刻就站了起来,走到Merlin座位旁边的时候顺手就拿起了对方的公文包。Merlin用餐布快速而淡定地擦了擦嘴,然后若无其事地站起来跟上了Arthur。两个人的位置离传菜门很近,跟着外堂经理就走到了厨房里。

厨房里非常忙乱,气氛紧张,甚至没有人抬头看他们。他们跟着外堂经理尽量不影响厨房工作地走到了餐厅的后门。对方冲他们点了点头后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就扭头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Arthur并没有停下来,推开门就走进了后边的街巷里,Merlin紧随其后,一言不发地随着他绕了好几个弯。然后Arthur的脚步慢了下来,走到了和他并排的位置上。

他转过头,含糊地问了一句:“没事了?”

Arthur Pendragon愣了一下,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看似随意地左右看了看,脚步虽慢却仍旧没有停下来:“抱歉没让你吃完晚餐。”

黑暗中,他看到对方耸了耸肩,似乎也在为此感到惋惜,又似乎对此完全不在意。

现在这情况他多少不意外,否则也不会和餐厅经理提前打好招呼。最近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次交谈都会有人一直注视着,虽然他其实不太在意。但直到和Merlin定下今晚见面之后,他下意识开始甩开跟着他的人,他才反应过来自己不希望对方的任何注意力波及到Merlin身上。

“Arthur?”

他看了Merlin一眼,没有回答。Merlin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迫使他停了下来。这段小巷非常黑暗,几乎没有灯光,只有被城市灯光渲染得也异常明亮的天空给了Arthur一点光源,让他能看出来Merlin的轮廓。

“没事的,他们没跟上来。”

Arthur没有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他信任Merlin Emrys,毫无任何条件,这有时甚至让他无法不对这种信任和信任的对象产生怀疑。黑暗在此时显得非常安全,让Arthur有些想要放松下来。

一片模糊中那些轮廓动了起来,他感到Merlin靠近了他,然后在他做出任何反应之前吻了上来。Arthur几乎立刻记起来了自己这么长久以来对Merlin Emrys的每一分渴望,并且立刻就忘记了所有他正在面对的一切——而这种忘记惊醒了他。

他推开对方,退后了一步。

“Merlin,NO。”

现在还不是时候。他不想更完全彻底地把对方拖下水。甚至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明天就要被暗杀,因此他不能在现在迈出任何一步。他以为Merlin明白这个。

“他们没跟上来。”Merlin重复了一遍。

“我不是指他们。”

Arthur感觉黑暗中的人影顿了一下。他几乎立刻就后悔了说刚刚那句话,或者至少他可以用一种更明确、更温柔的说法。

“有时候我甚至很怀疑,Arthur,”Merlin再次靠近了他,语速很慢,听不出在表达什么,“怀疑你到底想不想和我发生点什么。”

事实上,他能理解Merlin的心情,甚至能感受到那种心情。可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个国家和Pendragon财团是他的责任,是他要为之做出牺牲的东西。他无法在自己还背着未尽的义务的时候将Merlin拉过来,因为他无法预知自己的牺牲会走多远,并且不敢试着衡量自己在短短几个月里对这个男人产生了怎样深厚的感情。时间,如果他们之间还有时间的话,他知道自己和Merlin间必然还会发生很多。

但至少现在,他还无法完全肯定自己有谈及“今后”的条件。或许他有,可他在对于Merlin Emrys的时候宁愿选择一个十足的把握。

况且,现在外界真的需要他。

“Merlin,我——”

“你是真的不知道时间有多宝贵,是吗?”

对方的声音就在他的耳边,Arthur下意识就在内心回应了一句我爱你。在眼睛适应了黑暗后,他已经差不多可以看见Merlin近在咫尺的嘴唇,然后他和Merlin几乎是同时看向了对方的眼睛,两人在黑暗中安静地对视了一会儿。

但是渐渐地,Arthur感到有些东西变了。Merlin的眼神变得非常非常陌生。接着,他想起来,自己也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神情。他之前见过一次,在和Merlin第一次见面的咖啡馆里,在他和Merlin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Merl……”

“让我给你看些东西。”

Arthur无法拒绝,因为Merlin非常温柔地吻了他一下后稍稍退开了一点。然后Merlin的眼睛变成了金色的。

那是Pendragon财团的金色,是代表了纯粹的力量的,金色。

同时,他意识到周围奇异地亮了起来。他看见了Merlin的表情。Merlin Emrys正在看着他,看起来好像在征求他的允许。

“Jesus Christ,Merlin。”

但Arthur知道不论对方要做什么,他都不会有任何反抗。他反抗过自己的这种盲目信任,可从来没有奏效。

然后,就在他眨眼的瞬间,他开始想起来了。

说是想起来,事实上却更像是他在自己脑子里看什么像电影一样的东西。Arthur也是在看了一会之后才意识到那应该是某种“记忆”。那种感觉很像是做梦,因为他始终在以自己的视角做旁观者,他能感受到那些记忆中的“情感”,可他又对此感到陌生。

那是所有的故事,从Camelot开始,从他真正不认识Merlin这个人开始,到后来的每一次出现,每一次战斗,和每一次别离。

Everything that you’ve done, I know now.

Arthur Pendragon在诡异的光亮中无法说出话来。他知道了,他现在只是……“知道了”。他知道了自己在历史中的真实的位置,也知道了Merlin对他来说本应意味着什么。知道了所有的那些被挽回的危机中,始终都不只有他自己。

他明白了Merlin为什么如此不愿等待。

Merl已经等了他太久了。

直到那些记忆缓慢地退了下去,Arthur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法师保留了那些金色的温暖的光源,时而看着他,时而又像是在看着他背后的什么人。但这无所谓,Arthur意识到,这真的无所谓。他张了张嘴,然后叹了口气走到Merlin面前,抬起手抚摸着对方的脸颊。

“I’m sorry. ”

Merlin看着他,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Arthur。”

“我还是我,Merlin,不是你的国王,但是Arthur Pendragon。”

“我知道。”

“但我想有些话我还是可以说的。”他看着Merlin金色的眼睛,难以形容对方的力量和美,“我非常,非常庆幸你在那儿,Merlin。在Avalon的时候,在Camelot的时候,包括在后边的每一次危机里,我无法想象你不在的话会怎样。”

黑发法师有些恬不知耻地小幅度地笑了起来:“‘没有我你也可以做到’。”

Arthur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早该预示到这句。他不想破坏Merlin的这个时刻,因此非常配合地也引用了他自己的话。

“Maybe。”

尽管那次他说了很多,但Arthur能透过记忆感受到,自己仍旧有未说完的话——或许那不是未说完的话,只是一切开始得太晚,King Arthur甚至根本就没有来得及意识到这些。现在他知道后,说出来这些仿佛成了他的某种使命。

而且他确信自己将要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是发自内心。

“Merlin,Emrys,我想我当时……我当时并没有时间去想清楚一切。但现在,既然我有机会,”他看着Merlin,缓慢地握住了对方的手,“我想让你知道,不论是现在,还是当时,那都不仅仅是感谢和庆幸。我不想死,每一次都不想,因为我希望能和你在一起,度过所有的那些时间……Merl,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自己能够陪伴你。”

那是他一直以来都想要说和表达的话,即使在不记得这些的时候,他也在努力给Merlin陪伴。每一个他都是。

Merlin看着他,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你一直都在陪伴我。”


在Arthur Pendragon的生命里,那是个赋予他意义的夜晚,也是个给了他一切答案的夜晚。当然,他会觉得痛苦,因为他无法预知自己何时会再“死”一次,他无法预知自己这次可以陪伴Merlin多久,他也无法预知,之后是不是还会有某次机会,Merlin能够再次让“他”想起这些。

他开始觉得时间如此短暂、无奈,和残忍。

但他因此可以抚摸过Merlin的锁骨,吻过Merlin手腕上的伤疤,看过Merlin使用魔法的样子,可以曾经给过对方他能给出的一切。

在他离开之前。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