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肯斯壳

【Milex隆万里】虐文1+2+3

【一】

第二十一次,Miles Kane跟自己说,他已经决定放弃了。 

如若不是当年自己那点心思被自己放任了这么久的话,事情也不会像今天这么蛋疼。 

可是,大概就是在Miles Kane终于在某一刻丧失了耐性,决定要放弃Alex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坚持苦恋单恋以兄弟爱为名暗恋,其实是件挺容易的事情。即使这件事情他已经做了六年,即使这件事情让他觉得卧槽竟然已经六年了我绝对不可能坚持另一个六年。 

听起来很苦逼,但其实不知不觉就这样过来了,他突然发现这真的挺容易的。 

因为放弃这个太过于难。 

他真的没想到这么难。 

他觉得自己既然已经心灰意冷了,既然Alex那家伙掰了谈了好几年的前女友后又迅速找了个新的。 

既然—— 

“嘿,Miles。” 

Miles应声回头,不出意外看到了个戴着墨镜的Alex。 

他一下子有些哭笑不得:“这会儿天都要黑了,你确定你看得见?” 

对方嗯嗯地点着头,说了句看得见。 

于是Miles Kane不再想太多,兢兢业业地上台蹦蹦跳跳着唱歌去了。唱到他觉得整场的气氛足够热了,自己也足够热了,汗都把头发打湿了之后,他转身示了个意。他的墨镜小猴子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狂拽酷炫地走上了台。 

观众们嗷嗷叫着Alex Turner,超级配合。 

有那么一会儿,Miles觉得自己之前根本就是在给Alex欢乐的卖腐暖场而已。 

他这次专门在台上摆了两个话筒架给他和Alex用,俩话筒架离得远远的,以示放弃。Miles看到Alex自觉地拿着手鼓站在了另一个话筒架旁边的时候,深切地松了一口气。然后他开始唱歌,对一会儿俩人要合唱的那几句“And your love is standing next to me”有点忍不住的期待。对此,他在极短的时间内原谅了自己,理由是六年来的惯性。 

但其实,从Alex的声音一响起来,事情就开始变得不对劲了。 

Miles觉得自己浑身都在慢慢滑向沸点,他为每一个音符颤抖着。他有点控制不了他自己,他觉得自己无法不看向旁边,无法不去与那个和他一起唱歌的人作一些眼神上的交流。这是音乐本能,大概。包括他眼神动作里的每一分因为没控制好而流露出来的亲昵,甚至挑逗,也都只是音乐本能而已。 

他起初有些享受这种被调动起来的感觉,直到Alex主动地凑了过来,和他合用了一个话筒,脸贴着脸,挨得很近。那么自然而然的亲近和默契让Miles Kane在心里打了个冷战,他们和声、相视而笑、耳语……Miles感到一种掉进黑洞一般的恐惧。他那么害怕,可他还是配合着Alex的所有举动——直到最后,他带着入骨的寒冷感,微笑着亲吻了Alex的侧脸。 

小猴子心满意足地下台了。 

Miles Kane觉得自己大概会死在这个事情上,是啊,谁会想到圈内交际花会死在这种死心眼的单恋上呢?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都走不出来了。他,曾经,以为放弃是件那么轻松容易的事情。 

既然他自己已经心灰意冷了,既然Alex那么毫无顾忌地爱着他,却丝毫不爱他。 

这么多年了,如果这种爱真能变成情人之爱的话,他们之间早该有希望有开始了,这不难。

六年太短。 

Miles Kane知道自己会这么一直下去,抱着自己和对方根本没可能的觉悟一直这么坚持下去,每分钟都觉得肺疼缺氧,却停不下脚步。 

怀揣着无望之爱的明确认知,以及那丝他永远也消除不掉的,推着他往前跑的希望。 

因为他永远听不到小猴子明确拒绝他的话了。 

因为他永远不会告诉他。


【二】

“什么?”Alex有一种奇异的暴露感,让他的脚趾抽搐了一下。 

“同人站疯传新专辑是写给我告白的。” 

“他们如何得出的这个结论?” 

“嗯,”Miles看起来思考了一下,“我记得的部分只有,她们研究歌词,对比语气,还有一些类似于‘DIWK可以套入Miles和Alexa,但从曲风看更像是写给男性的’这样的东西。” 
Alex把牛排翻了个个,在把这东西烤糊前——也就是在Miles把他赶出厨房前——挽救了它。 

“它确实是。” 

Miles在一旁的不管是什么一直发出声音的动作停了下来,因为Alex突然发现煎牛排的嗞嗞声是如此单调和寂静。 

半分钟后,旁边的声音重新响了起来。 

Alex因此将更多的注意力移到了旁边,分辨出Miles似乎是在清洗一种食材。他们在一起度过周末并不奇怪,他们把各自的女朋友带出来或排除在外并不奇怪,他们开一些跨界的暧昧玩笑也非同一般的,寻常。 

不过Alex Turner这次不是在开玩笑。 

“拜托,Mr Fucking Kane,我以为这至少是个共识?”Alex几乎惊讶地笑出声来,因为他意识到这里边有一些双向微妙的东西——他这次并不是在开玩笑,可Miles显然一开始以为他是;他之前对这个话题每次半玩笑半认真的评论都被Miles多少听到了心里,而这次,他第一次用认真的语气承认了“DIWK是写给Miles Fucking Kane”的时候,Miles因为他太过认真而开始怀疑他以往的包括这次的说法都是开玩笑。 

不知道为什么,Alex Turner觉得旁边的声音“放松”了,尽管他也不知道声音是如何做到“放松”的。 

“那是我的荣幸,Al。”Miles的语气带着一种不难分辨的笑意,“如果不考虑其中的一两句歌词也有我的贡献的话。” 

“Miles。” 

煎牛排的手突然停了下来,空气因为猴子突然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语气而有些凝固了。Alex听到旁边的人发出的声音再次“突兀”了起来,然后他给牛排翻了最后一次面,并没有急着说什么。 

他当然准备说些什么,任何人都能听出来他这会儿不是在开玩笑模式里。 

“我想,嗯,有件事我有必要说出来,”Alex耸了耸肩,尽管知道Miles一定没有在看他,他的动作还是带着一些小心翼翼,“尽管我觉得我没有什么事情是你不知道的。——事实上,我就是想表明一下……同性恋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关系。” 

如果Alex没有听错的话,Miles的动作一定顿了一下,虽然并没有上次那么明显的安静了很久,但他一定顿了一下。 

同性恋当然没有什么,这该死的是21世纪,同性恋该死的至少是合法的。 

“哈,”Miles突然发出了声音,“Al,你不是在跟我说——” 

“——没关系,或许我们可以考虑在台上湿吻以取悦观众。” 

Miles正准备表达出来的不管是什么东西卡在了喉咙里,然后迅速转变成了一阵吓人的尖锐的笑声。他确实笑得有些夸张了,Alex感到一种得意洗刷了他,这家伙一定还是多少被吓到了。 

事实上,Miles Kane笑得有些喘不过气,他摇着头瞪了一眼他的Al,然后用眼神示意了对方去看那个在最后一步糊掉的牛排之后将对方赶出了厨房。他几乎有点不敢相信Alex真的又开始那他们俩之间的关系性质来开玩笑了,这种玩笑一度消失了很多年。于是Miles Kane带着一种奇怪的满足感与猴子一起吃了糊掉的牛排作为晚餐,并赞扬了对方难看的新墨镜。 

在两人都吃饱喝足掂着啤酒瓶坐在了沙发前开始看碟片的时候,Miles Kane开始将手伸向了Alex的头发——这种行为在Alex换了发型后就成为了禁忌。Alex起初强烈不满这种揉坏他发型的行为,但最终骂骂咧咧地妥协了。 

“Go and get a fucking GIRLFRIEND, Turner.” 

“已经有一个了。”Alex皱着眉头忍受了Miles对他发型的又一次摧残,大部分注意力都在正演到正恶两方激烈交火的电影上。他喝完了所拿的酒瓶里仅剩的一点酒,然后把空瓶子扔在一边,又稍微站起来从旁边地上拿了一瓶新的。电视上明暗交替的画面让Miles有了一点点自己已经喝醉的错觉,然后他听见Alex的声音穿过一阵枪声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你他妈是喝多了还是不记得了?”接着Alex终于慷慨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口中的问句变成了:“你他妈喝了多少?你没事吧?” 

Miles Kane咧嘴笑了一下,表示自己很清醒。 

他也确实很清醒。 



第二天的同一时间,当Miles走在伦敦的街道上并想起来昨天的事情的时候,他在心里干巴巴地笑了几声。他走到目的地的时候派对已经开始了——Alex下午突然被他的fucking girlfriend缠住了,导致Miles只能自己临时找点其他乐子。 

派对里的朋友不是他最熟悉的一批,但足以让他在里边如鱼得水和各种人插科打诨。他敏锐地注意到了一对正在犹豫向不向对方要电话的男女,并通过“先搭上那个男人,混熟后去搭讪那个女人,表现得混蛋,被女人拒绝后被新朋友救场”的方式搞定了这两个人。 

Miles发誓这两个人一前一后分别离开的时候已经在卫生间湿吻过了。 

他就是在混乱的派对里才突然意识到昨天晚上做晚饭的时候Alex确实拿整个情景开了个玩笑。 

只不过,天知道,他真的不是。 

不是喜欢他。 

是啊,Alex不是喜欢他,不是那种romantic的喜欢。 

他也真的不是喜欢Al。 

他该死的爱他。 

包括所有种类的,所有方式的,所有意义上的,爱他。 

Miles Kane觉得自己的反射弧可以绕地球三圈,尤其是跟刚刚那个“半个小时撮合一对男女”的Miles Kane比起来的话。 

他已经习惯了。 


—————————————————————————————— 
这次的主题是【双关语】 【玩笑】 【言外之意】(腐国人的幽默都很。。曲折 想吐槽这个很久了:他们真的不会自己把自己曲折得掉进去吗。。。 
||||||||||好吧我还是来说明一下_(:з」∠)_ 我不知道达到那种效果没有(显然没有) 看前半段的时候 你不知道谁在试探谁有言外之意 因为al一开始认真后来打趣 miles是开头打趣的人可是似乎又有点苦涩感 你会很混乱。接着在后半段你才明白al是真正在开玩笑的人 而miles 即使他明明深谙此道 但在自己和al的事情上永远患得患失抱着奇怪的无望的希望因此看不清al的态度(说白了就是暗恋好友的那种心态_(:з」∠)_||||||||||


【三】

Miles Kane的左手插在口袋里,缩着脖子。他抬起脚走上湿冷的台阶,只是鞋面尚未碰到台阶平面,手肘就突然被人拉了一下。 

“你他妈在这儿干什么?” 

一种熟悉的温度混着气味环绕了他的左半身,当然,当然是Alex。他动了动最终落在台阶棱上因此被硌疼了的脚,干笑了两声:“什——Al?你他妈来这儿干什么?” 

猴子撇了一下嘴角,“走吧,进去。” 

被Alex Turner一把搭住肩膀走上台阶的时候,Miles发现台阶是软的。 

体温加气味,他想象着自己转身一把搂住旁边的人,拥抱,接吻,上床,随便什么。随便什么能够缩短距离的东西。现在他呼吸进来的空气比刚才温暖了几度,现在他变得更加健康向上,不再是刚刚那个盯着自己的鞋子和台阶几乎要陷进去的男人。 

他的生活又开始动了。 



他们一路走进了这家相当冷静的pub的一个相当冷静的角落,Miles在拐角的时候因为被Alex拉着保持并排而不巧走进了一个私人领域,听见了一两句关于什么希格斯玻色子的讨论。 

Miles的腹部动了一下并且出了口气,算是笑。 

你永远不知道会听见遇见看见以及得到什么。 

Alex很低落,他一直在改变自己的坐姿,好像在跟过于柔软的沙发进行一场斗争,就像那种怎么做都不舒服的正在被头痛折磨的人们。他们俩昨天才见过面,两小时前才通过电话,可他太过专注于和Alex见面通话这个事实,因此没怎么注意Alex的情绪。他不知道Al是不是经历了什么。不过没关系,他没多久就会告诉自己。他总会告诉自己。 

或许他需要开个头。 

“好吧,那么。发生了什么,亲爱的?” 

对方喝了一口刚要的酒,“没什么,只是刚刚和Alice分手了。” 

Miles皱了皱眉:“哦。” 

他的身体朝对面倾斜,双手放在桌子上,整个人陷在沙发里显得非常安逸。他看着自己的手指在玻璃杯上左右上下挪动着,不断擦掉杯子外壁上的冷凝水气,不太想有更大的动作。 

Miles Kane此刻彻底从某种焦躁中摆脱了出来,他对外界刺激的反应回归到了一个比较正常的水平,看着自己正在抚摸玻璃杯的手指,却没有像看脚和台阶的时候一样陷进去。 

“发生了什么?”他问。 

“没什么,只是不合适。” 

“哦。” 

北极猴子的主唱再次喝了一口酒,却不再动了。平和的安静降临在了两个人之间——至少在Miles Kane看来是平和的,因为他感觉不到什么其他的东西。他们安静地喝掉了各自手中的酒,Alex出神地看着什么,或者根本就没有在看什么。他脑子里闪现过很多片段,却大多不是那个叫Alice的女人。更多的时候,他的脑子里闪现的是一些情绪,前前后后,贯穿了数年的,围绕着一个人的情绪。 

Miles很好,Miles是那个最好的却并不在Alex Turner期待中的选择。他并不因为和女友分手而混乱并且事实的因果恰恰相反,而混乱中的人们总是需要那个最好的、能够容忍一切的、充满了存在感却毫无存在感的朋友。 

Miles让他觉得像是在家。Miles的存在不会影响到他脑子里的那些情绪。或者说,他对Miles没有任何排异反应,他就是自己现在需要的那个“自己”。 

“想说什么吗?” 

Alex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就笑了一下,那人几乎懒得张嘴,这问题问的就像某种形式。 

“不是现在。” 

对方幅度很小地耸了耸肩,接受了他的回答。 

他们在pub里坐了一个半小时之后各自回了家。Miles Kane一直保持到洗完澡看电视的时候才再一次陷进了沙发垫奇怪的角度里。从某种程度上讲,他知道自己内在的有一部分,非常深入和重要的一部分,只有在与Alex Turner打交道的时候才会流动起来。它们会缓慢地恢复流动和缓慢地停下,当Miles想要那部分苏醒恢复知觉的时候,他只需要在电话里和Alex聊聊天。 

Miles Kane的生命以疯狂地频率和Alex Turner交织在一起,他却鲜活地体会着交织的每一刻,没有麻木的能力。 

手机铃声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终于响了起来,他在将其拿起来的时候直接就按下了接听,用一种麻木的姿势将手机放在了耳朵边。 

“现在想说了,Babe?” 

Alex Kane呼吸了几下。 

“我想她。” 

Miles没有动。 

“我想她,Miles。昨天下午我碰到了她,我们一起去喝了点不知道什么东西。当时,她看着我说话,她的眼睛看着我,说话。‘最近怎么样,Al?’‘新专辑真棒,Al。’她很聪明,当然知道哪首歌的哪一句是写给她的,她什么都知道。” 

Alex在电话里点了根烟,按着脑子里的节奏继续说着。 

“Do I wanna know?我觉得我不想,Miles。我是否还爱她,我还有多爱她,这些我其实都不太想知道。” 

“其实她知道。” 

“是啊,她知道的比我早。” 

电话里再次开始了如同在pub时一样的那种平和的沉默。Miles从沙发上坐起来,上半身压在自己的腿上。他把手机拿开了一点,开始呼吸。 

“Miles?” 

“——我在。” 

“没什么,只是……fuck。” 

“是啊,fuck。” 

他重复地很慢,鉴于他其实是无法不去附和这一句的。 

“所以你是真的不知道?”他在控制住自己之前问出了这句话。 

“不,或者说我不愿意知道。可能直到我和Alice分手我才不得不承认我自己已经知道了……不,我还爱她,我爱她。这个事实太过让人绝望Miles。可我现在已经知道了,那我就不可能再继续假装了。” 

最后一句话Miles没有听到,因为他需要呼吸。 

Al原来真的不知道。他应该是从未想过,或者说他其实不在意。他那么聪明,他需要的只是朝正确方向的一瞥。 

可他不在意。 

“我不想把这句话说出来,真的,亲爱的。但你明白的,如果真的还有可能,你们早就复合了。” 

电话那边的声音停了下来,没有回答,没有抽烟声、呼吸声,没有任何小动作造成的衣料摩擦声。Alex现在并不容易,他一定很难受,他一定忍不住想念Alexa同时知道这只是某种毫无用处的自杀行为。 

Miles Kane好不容易终于站了起来,他感受不到自己的腿可他走到了冰箱旁。开冰箱门的时候他怀疑自己的手指是木头做的。他拿出了一瓶啤酒,坐回到沙发上,试图正常的生活。 
那个一直被Al推动的部分,现在停下来了。 

他不在乎Al现在有多难过,他只想从这件事中幸存下来。活下去的本能刚刚逼迫他站了起来,逼迫他走动,逼迫他生活。至少到目前为止他成功了。 

“Fuck!我只是根本无法停止想到她!” 

Alex突然大吼起来,他摔碎了什么东西,骂着脏开始崩溃。他开始不停地说着类似于“I just fucking love her”之类的东西,嘶吼,诅咒,告白。Miles Kane呼吸着,盯着天花板喝着啤酒,手里的电话贴在耳边,手指和双腿一样紧绷。Alex是真的在爱那个人,甚至可能不比自己对他的爱少多少。 

他是真的,爱她。 

Miles付出了几乎全部的力气去阻止自己说话或掐断电话。他开始剧烈地呼吸,无法再考虑Al会不会听出来。在把啤酒瓶安全地放在了桌子上之后他就立刻从沙发上滑了下去。他跪在地上,整个人蜷缩在一起,张着嘴看起来就像在吼叫一样,气体从他的胸腔划出来,却没有经过声带。 

Miles Kane只是想幸存下来。 

随便怎么样,他不在乎,他只是想活下来。他真的只是想从这通电话里活下来。 

总会有一部分在这种斗争中死掉,他第一次觉得如果是他深爱着Al的那一部分也没什么不好的。即使是他的爱情,在面对生存本能的时候,也是可以被打败的。胸腔中持续涌出的空气让Miles Kane非常疼痛,他在尖叫,他知道他在叫,可他确保了自己是安静的。 

慢慢的,他的头滑到了地上,抵着地板。 

“只是告诉我我能做什么,Miles,我能做什么?” 

“……你什么都不需要做,相信我亲爱的,最终会好起来的,你总不会死在这件事上。” 

“很接近了。” 

Miles抵着地板颤抖地笑了几声。 

“也许吧。” 

在他开口的一瞬间,他不再爱Alex了。 

他没有这个能力。 


———————————————————————— 
嗯。。完了。 
啊 写得我好难受orz
不知道说什么。。唯一一点大概是。。 万里问的那句你真的不知道是指你真的不知道我一直爱你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