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肯斯壳

【翻译】Bet you give in first愿赌服输 (Jakes/Morse)【01-02】

顺说 这文的分割线 就是第一行那一段点啊横啊的 其实是morse code的partition line噗 要不要这么萌~

月面歩行:

作者:FridaYelland


分类:Gen


原文:


授权:




简介:Endeavour对Jakes的烟瘾说教,某警官便提出了一项挑战...


译者笔记:季末发糖!这位太太萌坏了我,虽然不是看过最好的文笔,但是治愈系^q^ 而且她写超快的两天完结,章节短小容易翻!后面几章会有影射第二季结局,届时会有所注明,不过现在可以放心观看。以上。


.--. .- .-. - .. - .. --- -.   .-.. .. -. . 




第一章




“这些记录要打出来。”


Endeavour抬起头,略带惊讶。说话的人往桌上丢下一沓文件,让他扬起一边眉毛。


“我忙着呢,”Morse耸肩。Jakes吐出长长一口烟雾,很明显不打算就此罢休。


Endeavour意有所指地咳嗽了几声。


警官坏笑起来,有意忽略对方的暗示一般深吸一口烟草,呼出。


“这对你没好处,抽烟。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把烟都吸进肺里?”


Jakes把香烟从嘴里拿开,嗤之以鼻。“是啊,这不就是吸烟的目的所在么,伙计。”


“你难道会凑到火堆边上把那些烟都吸进去?”


“不是为了烟,傻瓜。还有,没错,要是烟抽完了我大概真的会。”


“可是想想看!我敢说那些东西会全跑到你肺里害你不停咳嗽——”


“医生说是有益健康的,伙计。”


“医生只要有钱可赚什么都是有益健康的。”


“哇哦,行了,可别让Debryn听见你说这个。”


“他是病理学家。”


“怎样都好。”


“但是说真的,这对你不好。”Endeavour一边坚持一边想着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在意。


“反正我哪天也要死掉,不如在那之前让自己舒服点。不管怎样,你也没资格说。要是让你选,你愿意砍掉一只手臂而可以尽情喝酒,还是保留手臂但永远不喝?”Jakes又露出了得逞的坏笑。


Morse眯起眼睛,不愿承认对方说得有点道理。“当然留着手臂。”


“你确定吗?我可见过你的碗柜里——”


“哦闭嘴吧。”Morse不耐烦。


Jakes沉默了一会,一口一口地抽着,显然无视了他这位同事的谏言。


“好吧,”他缓缓开口。“你要是戒酒,我就戒烟。”


Endeavour对这个提议感到惊讶,不过更惊讶的是他们两个竟然都对这如此执着。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做到(考虑到Jakes之前的论点,也许勉强),但为什么不呢。“嗯...好吧,就这么说。”


“好样的!我可是会检查你的。”


Morse有点警惕起来,思考着“检查”背后的意思。他希望不是些什么为了“当场抓获”而上门的深夜探访...哈,做梦。


“好啊,我也会。”他扬起嘴角发出警告。


“愿赌服输。”


“才不会输!”


“走着瞧。”


“没错,走着瞧。现在一边去。”Endeavour嘘声,但是却止不住微笑。




第二章




剩下的整个下午Jakes都花在从房间另一头偷瞄Endeavour而无法专心工作上。他被发现了好几次,而Morse则会一边挑眉一边无声地做出抽烟的动作,惹Jakes好笑/生气,然后继续带着小小的笑意埋头工作。


相当风平浪静的一天;Strange和一些Jakes记不得名字的警员去处理一件不起眼的盗窃案了。基本上就这些,于是某警官和,显而易见,Morse,被双双留下来...写写记录喝喝咖啡,他想。


他开始感到无聊,平时到这个时候自己肯定抽了天晓得多少根烟了,但他的意志力没那么薄弱,更何况他可是下定决心要打败Morse。


他并没有想好要如何检查Morse是不是遵守了约定。也许应该半夜两点破窗而入去看看他的垃圾箱里有没有空酒瓶。


不,没用的;他的垃圾箱根本几天都不倒。


“那好吧,只能相信他了。”Jakes冷冷地想。


他看向小警员,叹了口气;那个蠢货正在假装点烟。


Jakes只是耸了耸肩,模仿起往玻璃杯里倒酒的动作——他发出‘干杯!’的口型,咧嘴笑着把那杯酒‘灌’了下去。


Morse像个中学生似的吃吃暗笑,把手放在嘴边拍着,强忍住不让这一片寂静中久违的笑声泄露出来。


警官翻了个白眼,努力在最后半小时里埋头干活,却始终无法掩藏起笑意。


“看他能逞强到什么时候...我看也就半杯啤酒下肚的功夫吧...”他发出一声抑制住的轻笑,心想。“嗯!不要紧。我还是不会输给他。应该下个赌注的,他根本没机会赢。”


诚然,还是有略微的怀疑在他脑后徘徊,但他很快就将它们赶走了。没必要那么上心。“又不是不赢就会死。”


讽刺一般,他笑了出来。


“或者,假如Morse是对的,我真的会。”




作者笔记:


我没法不对着电脑屏幕傻笑:D


一边听摩斯探长的主题曲一边写文是在太棒:'D


很有启发。


别忘记留言!<3



评论

热度(29)

  1. 弗兰肯斯壳痛并渴痛 转载了此文字
    顺说 这文的分割线 就是第一行那一段点啊横啊的 其实是morse code的partition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