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肯斯壳

【现代黑道AU/Tycutio】Kill Your Darlings

就是接前两天微博draft那个AU

Tybalt单人行动准备去破坏蒙太古家的军火生意,M通过牵制他的方式下意识想要救他。

0是前两天写的那一小段。后边1和2是续的。



0

维罗纳向来人头攒动,音乐震耳欲聋,今天也不例外。提伯尔特走进去的时候,吧台边站着抿酒的一个漂亮女孩多看了他两眼,眼神说不上是勾引还是警惕。提伯尔特刚刚走上二楼的楼梯,她就立刻放下酒杯,飘进了吧台后边的办公室里。

提伯尔特一步一步走上台阶,在摇摆晃动的世界中走出一种沉重、稳着。今天,维罗纳是蒙太古的地盘。罗萨林献出自己和罗密欧使美人计,才套出来蒙太古家族这一年来最重要的一单军火生意谈判的时间地点。可老卡普莱特不想干这种两败俱伤的事情,只想安安心心盘自己那块活计,竟对罗萨林的情报不问不顾。

失去獠牙的猛兽不过是圈养的猪。

于是提伯尔特只身“赴约”了。

临出门前罗萨林在他颈间吻了一吻。

“可别被人抹了脖子?”她心不在焉地说。

提伯尔特没有回答。

于是罗萨林又拉住了他。

“我跟你说过那个人,记得吧。”她的手在抖,“他可就是小跟班,也不参与什么重要的事。我们俩好了这么多年,到头来我为了接近罗密欧背叛了他,他心里已经很难受了,你就看在这份上饶他一命。”

提伯尔特苦笑起来:“我饶他,谁饶我?罗萨,我要是死了也还好,就怕活着落到他们手里。”

罗萨林他俩是从小被培养来和蒙太古家斗的。起初提伯尔特也有些不情不愿。他有一次拒绝杀一个被他爸和他舅舅抓来的蒙太古,把枪扔在了地上。

之后,他眼睁睁看着那人被折磨死了。

他并非没有从整个过程中体会到一丝快感。

玩火者自焚,提伯尔特很清楚这个道理,所以他觉得这个斗争的世界至少很公平。罗萨林被他一句话说得松开了手,可下一刻,彼得又拉住了他。

“提伯尔特。”彼得只是叫了一声。他平时张牙舞爪的,现在却像个孩子。


枪,匕首,自己的身体,提伯尔特对这些都烂熟于心。有个醉汉从二楼跌跌撞撞冲下去,撞到了他。他侧身皱着眉让了过去。此时,提伯尔特的心像是冰窖里的酒。

“猫王子。”

这一声来自他的后背。他一下子出了一身冷汗。茂丘西奥什么时候接近他的,他完全没有一点感觉。走上刀锋命悬一线的时刻太过刺激了,提伯尔特心里都是苍凉的仪式感,茂丘西奥的出现却揪起了他生存本能的引线,刷一下把他的一角拉回了现实。

提伯尔特上楼的脚步停住了:“今天不是时候,别来送死。”

茂丘西奥先是一愣,难以置信地打量了他两眼,然后惊天动地地笑起来。他从提伯尔特的侧面搂住对方的脖子,收紧手臂,凑到他的耳边哼了一声。

“傻逼。”

提伯尔特浑身肌肉都紧张起来,像是随时要把身上挂着的茂丘西奥折断。

“咳,猫王子,猫国王——别送死了,送死有什么意思。不如陪我玩?”

“滚。”

“妈的,你太浪费了。”

茂丘西奥松开他,抬起右手做了个手势。可手势并没有做完,就被提伯尔特掐住了脖子。茂丘西奥一得逞就高兴起来,又是踢又是叫又是笑。他想,可惜提伯尔特这么一掐,自己就离对方太远,不然正好缠缠绵绵亲上去,那才带劲。当然提伯尔特并不准备在这里真的杀了他,所以掐了一会儿也就松开了手。茂丘西奥抚摸着自己的脖子流泪咳嗽呻吟,语气甚是委屈。

“提伯尔特,提伯尔特……我想要你啊。天天晚上想你。来,来试试。试试我。我叫床可以有十几种叫法,你想学我就教你——别生气嘛,你不想学,我还可以叫给你听呀!”茂丘西奥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我可比他们带劲多了啊,你个傻逼。傻得我看了想吐。行了吧,省省你那一套。别他妈在那笑了,笑得特别僵硬,一点都不好看。论嘲笑你还得和我学,我才是大师,谁都比不过我。得意吧,你为了你那点事得意。真的傻到不如街上的野狗,三岁的熊孩子。这个地球他妈也不小了,跑哪转转不行。没意思,真的没意思。天天就那一点心思,就那一点点琢磨,翻来覆去就是那些东西,又是背叛又是爱,断胳膊断腿死去活来,累不累,啊?累不累?折腾来折腾去,折腾谁也不如折腾我啊!我可比他们带劲多了!”



1

“我知道,你想。”茂丘西奥笃定地说。

他与提伯尔特相识太久,而且,他不可能不了解自己最主要的对手——至少他将提伯尔特视为最主要的对手吧。茂丘西奥并不姓蒙太古,这就让他的处境有些尴尬。罗密欧向来想用年轻一代的爱来改变两个家族对峙消耗的现状。茂丘西奥知道这是唯一的方法,可这又是最不落地、最不可能实现的方法。也许老蒙太古和卡普莱特近几年已经对对方的存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两家的年轻人可不全都是罗密欧这种天真小可爱。提伯尔特就是其中的代表。

提伯尔特对他的判定不置可否。这恰恰是最危险的情况。茂丘西奥今天在看见提伯尔特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这个提伯尔特是不一样的——平日的猫王子狠辣、利爪外露,此时的猫王子却把那总握在手里的匕首倒插进了袖口内,藏了起来。

即使利刃会划破他自己的皮肤。

“天哪。”茂丘西奥觉得自己已经有些技穷,但他又由衷赞赏猫王子此刻的毫无破绽。提伯尔特克制的呼吸、喷薄的心跳都近在咫尺,融入到周围铺天盖地的灯光和鼓点中,却又那么显眼明确。茂丘西奥无法控制地凑近他,亲吻了提伯尔特的脖子,“你笼罩着死亡的气息啊,猫王子。别这样,别这么愚蠢。即使连我都不得不欣赏此刻的你。”

提伯尔特终于把视线落在了茂丘西奥的身上。

他只剩三级台阶,就可以走到二楼了。他已经迟到了两分钟。

现在整个酒吧散布着蒙太古家的人。亲王侄子、罗密欧的好朋友茂丘西奥调戏某一个男人或女人并没有什么特别,不会引人注意。可茂丘西奥的调情对象如果突然和他打了起来,即使是在这恼人的闪烁灯光下,任何人只要多看两眼就会知道他是提伯尔特。

茂丘西奥闻起来像酒精、薄荷、和柑橘的混合。

“想什么?”他对着茂丘西奥笑了笑,问道。

茂丘西奥看起来有一瞬间并没有反应过来他在问什么。但他迅速调整好了,眼神亮了起来。

“想上我。”

“现在没心情。”提伯尔特的心仍旧是冰凉冷静的,不管平时他对茂丘西奥到底是什么想法,爱或恨,现在都显得不太重要了,“你还是快点滚吧,我今天手上不管沾谁的血,也不该是你的。”

“为什么?”

“茂丘西奥,我跟你更多是私人恩怨。”

就在提伯尔特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酒吧的DJ换了首舒缓的慢歌。两人之间剑拔弩张你来我往的气氛一下子显得突兀起来。光线也更加稳定,不再疯狂闪来闪去,所以提伯尔特稍微低了低头,不想让其他人认出自己。

“但是,如果你非要挡我的路,我也不在乎多你一个。”

茂丘西奥稍微退后了一些,斜靠在楼梯扶手上。他现在站在比提伯尔特高一个台阶的地方,所以他难得俯视了自己的对手。茂丘西奥扬了扬眉:“你到底想杀我,还是想上我?”

这是个好问题。提伯尔特的注意力甚至被短暂地从“正事”上牵扯开,转而认真考虑了一下这个问题。事实上,对于他们两个来说,这二者或许并没有太大区别。

“有区别吗?不过都是硬物插进你的身体。再流点血。”

茂丘西奥皱起眉毛,撇了撇嘴:“我还以为你准备用枪?”

这话让猫王子稍稍提了提嘴角,但这笑容仍是很紧促,找不太到猫王子平日行事的张扬果断。

“三分钟了,小艾斯卡勒斯。”

“所以?”

“这是我们第一次对话超过三分钟。我们早该打起来了。但是现在,你知道,对于我来说缠斗绝不是好事。”

提伯尔特叹了口气。接着,茂丘西奥就看见了提伯尔特衣角下闪过的黑色勃朗宁。茂丘西奥下意识上前,半环抱住了提伯尔特。

说是要阻止提伯尔特拔枪,不如说是把自己的胸膛送了上去。

茂丘西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

“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猫王子。我本来是来嘲笑你这种送死的姿态,可是现在又笑不出来。哈,卡普莱特,蒙太古,如果你真说你不知道,我就要失望了啊?你们两家人最让人厌恶的不是那些所谓争斗,所谓流血,而是他把你培养成这样,转天就可以把你抛弃。你知道他们私底下在等机会和谈吧?因为朱丽叶。罗密欧他俩搞起来了。罗密欧天天在我耳边不停念叨,或是说朱丽叶多么美多么可爱,或是因为两家的关系而痛苦,然后下一秒就又下定决心不管这些,认为爱可以战胜一切。爱!现在他们又开始趁机说爱你们。”茂丘西奥轻笑了一声,很是好听,“也是,你现在再不死,就永远等不到荣誉再临了。”

这是茂丘西奥从六岁到现在最接近成功的一次。

他把这些明明白白说到提伯尔特的脸上,其残忍程度大抵比得过三十颗子弹,五十把刀子。在杀了提伯尔特这件事上,他已经开始走向胜利。

提伯尔特的眼中终于燃起了愤怒。

“愚蠢。”茂丘西奥评价了一句,“愚不可及。”

于是,那根弦崩断了。

提伯尔特的手掐上了茂丘西奥的脖子。他的手因为拿枪而磨出很多厚茧,因此他的指尖触感并不灵敏,这让他觉得自己触摸的不是人的皮肤,而是脆弱的白纸。他像是要把茂丘西奥吞进去一样地吻着对方。茂丘西奥发出窒息的声音,同时热辣地回吻他。

茂丘西奥拉着他跌跌撞撞地走完了最后那三级楼梯。他们路过了那个提伯尔特本要进去的包厢。提伯尔特忍不住向那边瞥了一眼,他先是看到了帕里斯,然后看到了班伏里奥,甚至还和他对视了一眼。可一切都是模糊的。像是鲜血阻隔了他的视线。

他把茂丘西奥按在那个包间旁边的墙上,舌头伸进茂丘西奥口腔的深处。他的手伸进茂丘西奥的衣服,摸遍了对方的每一寸皮肤。茂丘西奥这会儿却好像精神复原,眼神又变成了能看透他心底的利刃,态度主动、挑逗,甚至还带一点嘲讽。

提伯尔特稍稍撤开,认可地点了点头:“我看你恢复活力了?”

茂丘西奥笑了笑,回答了他什么。但那回答只剩下了不可辨别的口型,和伸舌头含住提伯尔特拇指的行为。他的声音被别的声音盖住了——不是音乐声,而是激烈的枪声。

提伯尔特的身体本能比他自己要快。他护着茂丘西奥蹲下躲在了一面墙的后边。但枪声似乎只停留在一楼。他和茂丘西奥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同时站起来背贴着墙,并各自拿出了自己的枪。

“谁?”茂丘西奥用口型问他。

提伯尔特摇了摇头。

他先于茂丘西奥行动,放低上身半蹲着下了楼。一楼枪弹无眼火光飞溅,根本看不出明显的阵营。

但他看到了彼得鲁乔的一头金发。

彼得鲁乔可以说是卡普莱特家最训练有素的打手之一。提伯尔特对他的胜率也只有不到一半。彼得鲁乔年轻、忠诚。他同样是这个世界上真正关心提伯尔特的少有几个人之一。

提伯尔特闭了闭眼,然后一头扎进混战中,朝彼得鲁乔跑了过去。

他没有回头看茂丘西奥。茂丘西奥完全有能力自保。



2

彼得鲁乔在看到提伯尔特的时候明显松了一口气。这时候,提伯尔特才看到罗萨林也在不远处。他朝彼得点了点头,两个人就一起朝罗萨林移动。他们穿过两个火力密集区,躲在了离罗萨林不到两米的一个沙发后边。他们几乎被包围了。

提伯尔特这才反应过来这次会面对于蒙太古家来说意味着什么。

“彼得,我们要赶紧走。蒙太古家的人在,帕里斯也在。他们很可能已经联手了。艾斯卡勒斯不止在和我们谈合作,还在和他们谈。这个不诚信的骗子!”

彼得点了点头。可罗萨林还被围在那个角落里。彼得探出身两枪解决了一个火力点,但同时暴露了他们的位置。

“罗萨!”彼得躲回沙发后边,扯开嗓子喊她。

这一声引来的不止是罗萨林的注意力,还有三点钟方向,蒙太古家的一个男人。彼得他们大概带了两三个人过来,其中一个是桑普森,本来在和这个男人对峙。

罗萨林回头看向彼得和提伯尔特的时候,自然也看到了这个男人。

她张了张嘴,似乎是叫了一个名字。

巴瑟萨。

提伯尔特的心沉了下去。但那男人只是面对着罗萨林,看着她,手里拿着枪,却最终没有举起来。他起初看起来很挣扎,但挣扎只有极短暂的一瞬间。然后,他向右边撤了两步,给提伯尔特他们让出了一个能够离开的通道。

罗萨林的反应最快。她找准时机朝那个通道快速移动过去。彼得和提伯尔特一左一右护着她,桑普森和另外两个人跟上掩护,一行人很快接近了酒吧的出口。

在离开的时候,罗萨林回了头。巴瑟萨仍旧站在那里看着她,眼神在纷飞的火光之间一成不变。

提伯尔特也回了头。茂丘西奥在二楼的楼梯拐角处。他靠着楼梯栏杆,拿枪的手垂在身侧,如同世界之王,俯视着他们。




(大概是FIN了)


评论(3)

热度(66)

  1. étoile弗兰肯斯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