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肯斯壳

【咕咚/顺懂顺无差】懂神

关于顾顺战损的事是 @来一毛 告诉我的!很多想法来自和她的cp讨论!



“懂神”全名叫李懂,今年35岁,是谷舜在进入蛟龙那场竞赛还没开始前就已经听闻很久的人。懂神曾经在南非的一届狙击手训练营毕业时拿到第一,并在之后的一次演练中“干掉了”那个训练营的教官。认识懂神的人都说“李懂其实就是个三十多岁的孩子”,“李懂虽然封神了但人很好的,特别随和”。谷舜因此对他充满了好奇——他喜欢狙击,在海军陆战队里,喜欢狙击的人永远绕不过的两个字就是“李懂”。

谷舜在蛟龙的主狙击手训练营第一次见到李懂。

李懂并不像传闻中所说随和。他出来就摆足了教官的架子,随便点人问风向风速,没答上来的全部负重跑。李懂长相普通,气质普通,个子普通,声音普通,看不出来办点“神迹”。如果不是军衔放在眼前,谷舜怕会以为他是训练营这一届的学员。按说他们这些人也是被折腾惯了的,经得住折腾才进了陆战队,才进了蛟龙,才进了训练营,才跟得了李懂。可李懂的折腾不一样,李懂对他们有一种从头发丝道脚趾甲的蔑视,同时又有一种从头发丝到脚趾甲的期望,这二者混在一起,让他们各个如坐针毡,心理压力前所未有得大。

这一届学员里有个叫郭明德的,进来的时候考核成绩科科第一,之前甚至有两三次实战经验,有一天突然爆发了。

李懂让他三秒的设计窗口内射中一个相对他自左至右的移动目标,相对速度10米每秒,目标和郭明德之间还有一排人质。郭明德射中了,这让所有学员都觉得出了一口气。可李懂认为郭明德任务失败了,因为如果目标是右手持枪,那么郭明德的射击角度会使人质受伤。

李懂说出这个结论的时候没有任何情绪,没有任何倾向性,没有任何针对和刻意的感觉,他是真的认为郭明德的射击不符合要求。谷舜看得出来正是这一点激怒了郭明德——再加之他被推上了一个代表众人的角色,这种压力不同于单纯执行任务的压力。郭明德要求李懂向他们演示符合任务要求的处理。而所有人都安静坚定地支持这个要求。

在短暂的几秒沉默之后,李懂拿起了狙击枪。

他举手示意带着靶子的车开始运动。李懂的气质在这一刻发生了改变。他一闪而过的杀气被生生压下来,沉稳自信,自信到让谷舜知道郭明德即将面临的是一次羞辱。车过了第一遍,李懂开枪。他们用的特制子弹拉出一条粉色的烟,弹道在这种情况下一目了然。李懂的弹道比刚才郭明德的更正一些,可以说是抓住了最好的射击时机,并精准地考虑了风向风速、温度湿度等因素。

但李懂并没有让车停下来。车再次从右往左开了回来。这一次,李懂连开了两枪,分别模仿了刚才郭明德的时机和与其对称的一种情况。

“敌人会尽量将人质贴近自己挡住自己,从而实现对自己的保护。如果像刚才郭明德的表现,甚至无法掌握这三个射击角度,也就是射击时间的区别,那么你执行任务成功的概率不会超过百分之九十。”

这个时候,谷舜才明白,李懂和他们是有本质差别的。

李懂是神,他们可能连有用的人头都还算不上。李懂拥有惊人的天赋,并被他用钢铁般的意志充分挖掘了出来。而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拥有类似的天赋。


有一次他们去参加集训,和兄弟部队的一些战友一起吃饭。期间聊起了李懂。

“真神吗?”

“真神。”

“明德,上学的时候你可是最傲的,嘿嘿,现在也被整服了?” 

“我们都很尊敬懂哥。”

“就是因为太神了吧?所以很多人说他克主狙,当年还是观察员的时候。跟过两个当时最好的主狙,一个重伤截瘫了,一个眼部受伤视力受损,后来过不了体检退役了。”

“执行任务而已,跟懂哥没关系。”

“是吗,据说你们懂哥现在还跟其中一个主狙住一起,照顾人家生活呢。就是不知道他这么大年纪不愿意退役,一年就休那几个月的假,怎么照顾得了。”

郭明德一跃而起,就和说话的人扭打在了一起。两边人拉架拉得手脚都很不干净。那个说话阴阳怪气的人最后也恼了。

“妈的!截瘫那个主狙是我哥!罗星是我哥!他李懂没星哥,说不定早就交代在战场上了!”

后来懂哥知道了这件事。所有参与打架和拉架的人都受罚了——在懂哥这里,虚的假的都没有用,即使事实是最糟糕的情况。“懂神”亲自下场,陪他们完成了所有惩罚。


顾顺的视力下降之后,听力逐渐敏锐了起来,他被一种几不可闻、偶然出现的低哼声吵醒。他的右眼这两年已经几乎看不见东西,只能感光。因此他睡在右边。

李懂侧在他左边,忍痛。

他们都经历过这种时候,所以都很清楚。从训练时候就落下的伤病总会在夜晚折磨他们。起初他们为了继续训练甚至不敢和部队说,只和自己部队外的老朋友借些钱去看看病。离开部队以后,再好的医院也只能给他们止痛药。到现在,止痛药已经没什么用了。

顾顺强迫自己等了一分多钟,可李懂的这波疼还是没有过去,所以他翻过身,把李懂搂在了怀里。

“没用。”李懂只挤出来两个字。

“我知道宝贝儿。我爱你。”

李懂不说话了,只是僵硬在顾顺的怀抱里,像一块石头。

石头。

在那种极度的、缓慢的、漫长的疼痛中,李懂觉得自己产生了某种幻觉。他好像脱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俯视着自己和顾顺的床。黑暗里,疼痛中,李懂反而成了瞎子,他的所有直觉都被钝化,蛟龙的“懂神”只靠着他人的拥吻才能保留一点意识。可这种意识又那么残忍,这种意识让他知道自己还一直在疼着。

即便如此,他和顾顺至今还在一起。

神不是李懂自己想做的。他只是觉得,一个罗星、一个顾顺、再加一个自己,本来就应该是任何人都不可能超越的高度。

他们本来就不可能被人们知道和记住。他们服役期间所有的资料都是机密。当时顾顺退役之后不想接受部队的安排,准备自己出来做些事情,他的所有档案里,从入伍到退役这段时间都是完全的空白。

李懂在训练营的很多训练项目和方法,都是提前与顾顺商量过的,也有很多来自罗星他们曾经出过的任务。顾顺的视力情况只是不符合现役部队的作战要求,如果仅说狙击能力和技巧,他是李懂最想赢过、最谈得来的人。

疼痛终于缓慢地离开了他。

李懂飘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这具身体尚有和顾顺纠缠做爱的能力,所以李懂不愿意有丝毫的嫌弃它。

他把自己的一切献给了国家。所以他只剩顾顺。他的一无所有属于顾顺。






    FIN。 

我以为要be,结果没有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4)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