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肯斯壳

【红海行动/顾懂】人是会变的

我在朋友的疯狂安利(和电影的全面打击)下,入坑了。

完全是瞎写的,谢谢。

——————


“航向350,飞3海里,那个位置最好。”

李懂嫌直升机飞得太慢了。他一手扒着机身门框,一手拿着枪。直升机仪表上有实时的风带图,李懂是想让直升机飞到风带显示最偏西风的位置,他觉得那里最顺手。静风的地方反而容易起乱流,目前海面盛行西风,所以主风向的位置稳定。

这些念头在他脑中闪过,包括计算,包括评估,不过倏忽的一两秒。直升机只挪了一百多米,3海里,要飞一分钟。李懂不知道顾顺在这一分钟里可以做足怎样的准备——他只知道顾顺会做足准备。

因此他架好枪,将视线放入准星,让蹦跳的脉搏被遗忘。

“你不要动。”顾顺在他的记忆里说。

于是他的手就稳了。

经历过红海那次之后,他就变了。只要回到日常生活中,他的小动作就停不下来,好像永远那么着急,永远无法放松,永远做好准备有子弹飞过来。可当子弹真的飞过来时,他反而静了。

罗星在他的梦里无数次倒下,只是噗得一声,罗星枪丢了,人后仰,血溅出来。李懂害怕这颗子弹。

砰得一声,子弹打在直升机的机身上。李懂一动不动。

他不怕这颗子弹。

于是他在A队的频道里安静地说了一句:“对方有狙击手,在朝直升机射击。”

“直升机机动!”队长在波道里喊,这话喊出来之前直升机就已经动了,“李懂,我们现在进二层,你清甲板。”

“李懂收到。”

直升机的左右机动让他彻底失去了最好的位置。妈的,这就是顾顺摸他摸得太清楚。李懂做观察员做出来了老毛病,总希望自己安安静静有个地方旁观局势,老想找位置,找位置,找位置的最后结果就是丢位置。

他在心里记了一笔,要求自己以后改了这毛病。

人质被控制在甲板围栏边缘,背后是海和发动机,脖子上是枪,面前是五个敌人。佟莉破门出来解决三个,队长解决三个人后边的一个,李懂需要在破门同时处理持枪对准人质的人,然后是人质面前的一个。人质被控制在甲板是为了“展示”。整个过程正在网络上直播。他们这种做法表明他们对自己的狙击手有充分的信心。

顾顺知道李懂的想法,他甚至能猜出李懂会选择的任何一个位置。李懂想,我最不会做的是什么?

他顾及顾顺的厉害,所以最不会去做的就是先找顾顺。他会选择使用唯一紧迫的时机解决掉持枪控制人质的人——毕竟这才是目的,完成任务是最终的评判标准。顾顺会做什么?

想到这一点,李懂停住了。

在北非的时候,他并不知道恐怖分子狙击手的性格、习惯。这不是他应该使用的信息。就这一点来说,顾顺露怯了。

李懂额头地下一滴汗。

不能着急。


李懂放下了枪,换了望远镜。本能让他大概对刚才那几枪的位置有了评估。李懂拍了拍驾驶员。

“你回到刚才那个位置。随时做好机动准备。”

直升机左偏转弯,三秒钟之后,又一颗子弹飞了过来。李懂顺着找过去——直升机的机动让他头晕,可他早已在训练中习惯。李懂突然发现舰顶微微飘起的旗帜侧偏了一下——有风,没错,虽然风并不大,但看旗帜飘向的话旗帜所在位置应该在主风带,这一偏很可能是有人快速经过带动气流导致那一侧气压降低。李懂仔细看了过去,然后看到了顾顺的肩膀。

“航向飞030!速度不要太快!我上弹瞄准需两秒,你控制我们两秒内从正对雷达罩到正对甲板,可以吗?”

驾驶员点了点头,表示没问题。

李懂架上了枪,切到了红外发射。

队长在耳机里倒数5,4,3。

“现在动!”李懂对驾驶员喊。

下一秒,他暴露在了顾顺的射击范围内,他开了枪,换弹,瞄准,控制了一秒,佟莉破门而出,前三个人倒地,李懂在佟莉破门的时候便按下扳机,那三人倒地的时候,挟持人质者头部红色警示灯爆闪。

这个时候,他才回头看顾顺。

顾顺已经放下了枪,看着他。

他赢了。


“你这不是实战,是炫技。”顾顺皱着眉头吃饭,还在因为自己输给李懂的事情生气。李懂已经脱离了战斗状态,他手一下一下捏着手里的半块馒头,最后一气儿填嘴里了。

他站起来,端起吃光的盘子,俯视顾顺:“你犯了一个大错误。”

“什么?”

“你不该这么了解我。”

顾顺立刻就明白了,然后用了两秒来对自己承认李懂说得非常对。他缓慢点了点头:“是。我不该这么了解你。”

李懂嗅到了这句话之后的尾巴,将盘子放回了桌面上。

“但是?”

“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

李懂的呼吸停了一下。

顾顺抬起头看着他,盯着他,直勾勾盯着他,笑了一下。

“你应该知道,我这人就这毛病,手痒,能用的都会去用,除非有明确的命令。而且我喜欢控制你,我喜欢自己猜中你的时候那种感觉——别,你先别说话,”顾顺抬起一只手,阻止了李懂,“我喜欢你赢我,因为你拿的是我的枪。”

如果换任何人,李懂的拳头早就挥上去了。可训练期间有严格的纪律,而且,李懂竟然不生气。

顾顺乐呵呵喝了口汤:“明儿就结束了,去看罗星?”

“可以。”

“我特别喜欢看你不怕子弹那样子。”

“红海那次行动有这么大后遗症?都让你变态了?”

顾顺笑了笑,没说话。

即使李懂是再优秀的狙击手,他也永远会是自己的观察员。



FIN.

评论(8)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