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肯斯壳

【Endeavour】【Morse/Jakes】拒绝

假设我们Peter第一次和Hope小姐姐约会就和Morse说了。

说起来,我突然想到了前一段看Shattered Glass里一句话。大概就是he's a big rock, and he needs a mountain to hold on to.

重看Jakes走前那一集,觉得那时他已经是一座山了。

——————————



“Morse.”

一念之差,Peter Jakes叫住了转身要离开的男人。或许是因为Morse刚刚问他对方的名字,而对方的名字又让他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些念头,一些希望。或许是有一瞬间,Peter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Morse平淡表情下的思绪——他们具有这样的默契吗?或许有,或许Peter错以为有,或许Peter一厢情愿希望有。

Morse停下脚步,侧过半身,等待Peter的下文。

“你之前请我喝酒,记得吗?”

Morse一愣,然后笑了。笑得并不明显,可眼神亮了起来,让Jakes头脑有些发热,只想朝着这一条道走下去,身处只有两人的情景之中,让情节永远进行下去。

这像是一种惯性,这像是Morse具有的引力。

“现在?”Morse看起来有些兴奋,他的肢体语言多了起来,“当然,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至少要趁你还没有完全被那位Hope姑娘占据全部时间之前。我也有一些朋友,他们谈恋爱结婚之后,慢慢地总会更多想着恋人和家庭……”

“我昨天才和她吃第一次晚饭,你说的都太遥远了。”

Morse再次笑了起来,等着Jakes穿上大衣,收好桌子,摆好座椅。他侧身把Jakes让出了门外,同时关掉了屋里的灯。

“但你看起来很喜欢她。”

是的,Peter知道自己很喜欢她。但当Morse这么问的时候,他又觉得自己似乎没有那么喜欢了。

“她很好。”

“当然。”

两人在沉默中走了一会儿。牛津的冬天寒冷潮湿,夜里有一层薄雾,让人觉得更像是走在凝胶里,而非空气里。Peter感到平和,他的人生,在穿越了层层障碍之后,似乎终于走到了一个让他相对满意和放松的阶段里。他可以看见希望,看见生活。即使他从Thursday中弹那一案便知道一切刚刚开始,遑论结束。可是。

他回头看向Morse平淡的侧脸。

“你的Sergeant考试出结果了吗?”

Morse似乎正在思考一件什么事,而被Peter的这个问题打断了。

“哦,还没有。不过我并不太着急,这次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了。至少之后不用再写什么车辆盗窃案的报告,从这点来讲我还是很期待的。”

Peter无法克制自己笑出了声:“车辆盗窃案?不,即使Bright也不会再舍得让你干这些了。真的太浪费了——不,其实连你考Sergeant都是一种浪费,你根本不是什么当警长的材料,Morse,你是个探长。你他妈只能是个探长。”

Morse表情复杂,看着他。

“怎么了?”

“Thursday说过一样的话。”

Peter点了根烟,同时点了点头:“我并不笨,Morse。我知道你比我聪明很多,这就说明我并不笨。”

让Peter有些惊讶的是,Morse没有客套地反驳,而是简单地用笑容接受了这句话。

他嘬了口烟,思考了一下。

“嗯……我想做你的警长吗?不,显然不,也不太可能。但我觉得,将来某一天,我成了某个地方的DI,而你在某个案件中成了我的DCI,还是非常有可能的。我是个警察,而且已经比太多人做得都好了。可你是个侦探,并且是一个警察。”

他们路过了一个小巷,突然间,Morse推着他转了进去。Peter一下子紧张起来,以为出现了什么他没注意到的危险情况。直到他发现Morse并没有松开他,而是有意识地贴近了他,舔了一下嘴唇,然后抬起头看着他。

“Peter……”Morse低声说。

Peter Jakes明白了。

那是他心底最荒谬的部分的一点点疯狂的猜想,此刻在Morse的纵容下爆沸了起来。

Peter当然不笨。Morse比谁都清楚这一点。他认为Peter相当聪明,正是他最缺少的那种聪明。Peter看得懂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并且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里干什么。为此,尤其再考虑到Peter的童年历史的话,Morse相当尊敬他。同样为此,一念之差,Morse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便有了动作。

他们具有这样的默契吗?让这突兀的行为显得顺其自然?Morse希望他们有。Morse知道他们有。他们具有这种默契,因此,是Peter选择先靠近,让两个人的吻开始。Peter的嘴唇和舌尖触碰了他的。仅凭触感,Morse并不觉得这嘴唇和舌尖有什么特别。应该说是自己的认知让这种吻变得特殊、冲动、敏感。让他欲望一种无止境的探求。

Morse并不是一个懂得克制自己的人。相反,他成瘾。

Peter仍旧是他们两个之中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那个。他由长吻变为短吻,然后只是贴着Morse的额头喘息。

“Endeavour.”Peter带着一点儿迟疑和试探这么叫他。

于是Morse再次吻了上去。

“你第一次试图请我喝酒的时候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了?”Peter在吻的间隙这么问他。

Morse皱了皱眉:“有点儿吧……你不知道?”

Peter有些被这个反问震慑住了。

“如果你不知道的话,为什么拒绝我?”





FIN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