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肯斯壳

【ER|现代AU】浅析格朗泰尔喝醉了对太阳黑子活动的影响

今天的我是不是很高产~

————


“大R喝醉了。”

热安把酒杯推到安灼拉的面前,欢快地坐了下来。

“还有比这更平常的事情吗?”古费拉克偏了偏头,“比如,他喝醉的时候嘴里喊着安灼拉的名字?”

这话惹得大家一阵笑,安灼拉皱了皱眉。他放在桌面上的手机震了一下,公白飞和热安都凑过去看。果不其然,苏格兰公投了。古费没有费劲从沙发里坐起来,而是仰头喝尽了杯子里的最后一滴酒。

“我们是不是该换点苏格兰威士忌喝?”

“好主意。”

虽然热安应下了这句话,可他并没有动。公白飞点了点头,也没有动。弗以伊继续笑着看手机。马吕斯左右看了看,只能站了起来。

“去哪拿?”

“大R。”

马吕斯点了点头,朝他那位画家朋友走了过去。

彭眉胥家算得上是“老牌贵族”——用ABC的各位嘲笑他的话来说的话。马吕斯确实从小和那些上层阶级的那些小少爷们在男校里摸爬滚打长大。不如说,他承认自己就是一个上层阶级的小少爷。为这事,弗以伊一度看他很不顺眼,直到安灼拉站出来说了句缓和气氛的话,让大家也看到了,马吕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长大却一心追求人与人自由平等,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格朗泰尔当时对此的反应是三声大笑。

格朗泰尔是谁?格朗泰尔是马吕斯的爷爷愿意挂在自己家餐厅的人。格朗泰尔是开创了“后罗斯科时代”的冉冉升起的新星。格朗泰尔以被挂在彭眉胥庄园的餐厅里为耻——哦,倒不是为耻,为自我嘲笑更贴切一些。

马吕斯从小耳濡目染,受了些艺术熏陶,所以他能明白他爷爷对格朗泰尔的偏爱。也因此,他对格朗泰尔又爱又怕,还有些怨恨。

要是他多少愿意更专注于艺术,而不是总要喝酒、打牌、跳舞、拳击,他将在艺术上走出怎样的突破啊。

因此,马吕斯放轻脚步绕过了正神志不清胡言乱语的格朗泰尔,在他身边翻找那瓶众人期待的苏格兰威士忌。他记得他们上次喝的时候,喝掉了三分之一,再考虑到大R喝掉的那部分,多少还是应该有剩的。

“操,Apollo,你真紧。”

马吕斯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

“我想要吻你,吻你的全部。求你进入我,我想要你的全部……”

马吕斯闭了闭眼,一根手指都不敢动。他可不想格朗泰尔现在醒过来,他想不出来格朗泰尔如果现在意识回温发现了他,会是怎样的一场混乱。

去年十月的时候,正是马吕斯刚刚脱离家庭,物质条件从天堂跌到地狱,恨不得天天不睡觉给人做翻译挣钱的那段时间。他多少知道巴阿雷他们会就“马吕斯每周能挣多少钱”打赌,不过他忙着挣钱糊口,也就没工夫对损友的这种行为表示抗议。真正让他开始觉得不舒服的,是缪尚那次堪称里程碑式的讨论会。大R当时信誓旦旦举着酒杯说要赌马吕斯能挣够房租,所有人都笑了,只有安灼拉眯了眯眼,说马吕斯这月能挣房租的两倍。

大R当即就来劲了,两眼放光要和他的太阳神杠上。

“马吕斯每少挣一百块,阿波罗,你就得让我满嘴酒气地亲你一下。马吕斯如果挣够了两倍,我就写一篇近现代非洲革命的大论文。”

“我不信你能写出什么东西。就算写出来了,也是用满篇的胡扯来嘲笑我们。”

“你相信马吕斯能挣钱,不相信我能研究革命?”

马吕斯当时听了觉得很伤心。

大概是这句话触到了安灼拉的什么平等待人的准则,他想了想之后,勉强接受了大R的提议。之后的一个月马吕斯疯狂挣钱,却最终迎来了一个仿佛命运开玩笑的结局。

房租涨了。

如果按原有房租,马吕斯挣了2.1325倍。如果按新的房租,马吕斯还差两百块钱。

安灼拉是否照付了那两个吻,马吕斯不得而知。但至少格朗泰尔没写那篇大论文。其实谁都不相信格朗泰尔会去写那篇大论文。或者说,如果认真琢磨一下的话不难发现,安灼拉是唯一一个有那么一丝相信了这件事的人。

这就显得非常有趣了。

格朗泰尔突然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把马吕斯吓得肩膀一缩。他赶紧趁机看准那瓶苏格兰威士忌,拿了就跑。正在他满面春风掂着酒瓶走向朋友的时候,格朗泰尔,竟然也走了过去。

“安灼拉!”格朗泰尔大喊道,“不要用你那轻视的目光看我!哦,请你用那轻视的目光看我吧!只要你还在看我!”

安灼拉皱了皱眉,嘴角有一丝少见的奇怪笑容,就像他准备看看这次格朗泰尔又能瞎造出来些什么。

“我想画你。”格朗泰尔跌在了安灼拉面前的桌子上。马吕斯的酒杯摔到了地上。

弗以伊举起手机,在古费的怂恿下录像。

“证据,要留存证据。”古费嚼着薯条说。

马吕斯于是也凑过去看。在弗以伊的镜头中,好像一切都还是那样,又好像一切都不一样了。格朗泰尔冲着安灼拉眨巴眼睛,竟然眨着眨着挤出来一滴眼泪。

“我想,给你擦擦鞋……”

热安轻轻笑了起来:“翻译过来就是他想上了你。”

这话搞得安灼拉警告地看了热安一眼。热安赶紧举手投降:“好了,好了,我什么都没说。”

公白飞拍了拍安灼拉的肩膀,往旁边挪了挪,给大R腾了个位置。大R倒是见好就上,蹭地坐了过去。安灼拉被酒气熏得侧了侧身。

“你不喜欢酒神的气味吗,阿波罗?”格朗泰尔咧嘴笑了笑,“你转过来照照我,照照我我就挥发啦。”

安灼拉一下子破功笑了出来:“挥发?”

于是格朗泰尔手舞足蹈。

“他说话了!他说话了!”

紧接着,他就被安灼拉捂住了嘴。

“耍酒疯就一边去。”

格朗泰尔只能眨巴着眼睛继续看他。

其实格朗泰尔长得不好看。

但太阳神的眼神突然染上了人性的色彩。

就像是黑子爆发。



【FIN】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好困哈哈哈哈,困得都醉了。


评论(14)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