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肯斯壳

【某航飞行/现场AOC】他又黑我!

炎炎夏日,给大家卖个萌。(根据不怎么真实的事件改编)(绝大多数都是改编)

来源大概就是昨天值放行席的时候飞行员与我的一段扯皮(所扯出的一点背后的故事)加之我的脑补。

绝大多数是我的脑补。



“钱哥,9665要求上客了啊!”

小云工作干得正是朝天热火的时候,接电话都要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才行,她一手拿着话筒,一手拿着一支笔往纸上记东西,同时还要再腾出一只手来接电话。因此,祥鹏签派的电话她耽误了好几分钟才接,接了之后,对方说要求组织9665上客。

“上客?机组没在频率里边叫我们啊。”小云耐着性子和签派证实,同时腾出第四只手查看了一下9665的起飞时刻,结果发现很危险,上客再耽误点时间就要赶不上了。

她当即打断了签派的解释:“哦,我想起来了。刚才塔台还打电话来催,说再不关舱门就要把时间给别人了。你们机组还没进场吗?行,我们现在保障上客。”

说完,也不听签派的进一步说辞,直接把电话挂了。

钱学林听见小云叫他,就走到了席位旁边,探头看了看。

“9665要求上客了?”

“是啊,刚才塔台又打电话来催了一遍,说还是叫不到他们机组。我们先上客敢这个时间吧,塔台说如果浪费了时隙要多等两个小时。”

小云说到这,手上动作停了一下:“还是说,先不上客?因为机组不知道什么情况……”

“没事,上吧。”

钱学林平淡果断地撂下四个字,然后坐回自己的主任席位接电话了。


林学乾正站在50度的机坪上被暴晒。他的飞机就在他的旁边,舱门紧闭。他已经给现场指挥中心打了不下十个电话了,但得到的回复一直都是现在由于大面积延误,人员紧张,机务人手不够,已经在路上了。

“林sir,你这衬衫后背都湿完了。行了,别戴那个墨镜了,等你晒完这一个小时,正好脸上两个白圈,就是那个,大熊猫的负片效果。”

副驾看透不说透,反正也是热,就干脆借嘲笑他来发泄自己心中的火热。

林学乾脸上都是汗水,所以面子自然挂不住,他又四处看了看,还指望着能看见一个机务的身影。

“操,怎么还不来人。”

“你倒是直接给现场打电话啊!”

林学乾不说话了,闷着头继续等。反正飞机赶不上时间走不了的话签派肯定比他还着急,所以自然会打电话给现场催。他就抱着这根稻草,非要赌这口气。

林学乾继续等,继续看,约莫又等了十几分钟之后,他的视野里终于出现了一个闪着水光的亮点。过了几秒钟,那个亮点离他越来越近,他才看到原来是第一辆摆渡车到了。摆渡车里的乘客们呼呼啦啦一下车就往飞机上涌,谁都不愿意在机坪上多待一分钟。

他只能继续在机坪站着,觉得自己任人宰割。


“诶,塔台您好。”钱学林站在窗前,看着机坪上被关在飞机外的祥鹏机长,神情自然,“是啊,我已经催过他们了……刚才跟他们代办打电话,机组就在他们代办身边,应该已经快了……嗯,9665已经上客了,时间应该差不多能赶上。行,好的,我再催催。”

钱学林挂了塔台的电话,心里想着今天这是碰见了个爱操心的管制员,不然谁管你时间赶得上赶不上,赶不上了让别人走就是。这心操得就劳动他多接了两个不痛不痒的电话,撒了两个不痛不痒的谎。祥鹏机长渺小的白色身影在巨大的飞机旁边绕来绕去,看来耐心已经差不多到了极限。钱学林平复了一下心情,耐着性子又多等了三四分钟,才在对讲机里叫了个机务到9665的停机位。

他走到小云旁边,找个空闲插了句话。

“一会儿9665机组不管怎么叫,你都不用管。没事,反正有塔台怼他。”


“祥鹏9665,放行。”

“请讲,祥鹏9665。”

波道里安静了一两秒。

“我都叫了你快十遍了……行了,先跟我要个放行,其他的等会再说。”

“诶,好的好的,您说。”

“祥鹏9665,可以按计划放行至昆明,使用跑道22R,沿SPIKE-9W离场,起始高度修正海压900,应答机5033。”

“可以按计划放行昆明,22R,SPIKE-9W离场,起始900,应答机5033。祥鹏9665。”

“你离场时间下个点32分,知不知道啊?能不能赶上啊?”

“知道。我们停机位不是离22R比较近嘛。”

“是啊,算得挺清楚。那我半个小时之前给现场打电话,他们说你们还跟你们代办在一起,还没进场呢啊。”

林学乾心态要爆炸了。

“卧槽!怎么可能!他又黑我!是你们保障跟不上,我一直在飞机外边等好吧!没有人来开舱门啊!快把我晒死了!”

“自己的时间不知道自己操心?昆明现在限制那么大,时隙多宝贵?你要是这个点走不了,下一个时间是两个小时之后!到时候我是把时间给你还是给别人?你下次注意吧,你把时间往后推了,后边所有去昆明的时间都得往后推。”

“好吧,我们下次注意。谢谢。”


“妈的!钱学林!你知不知道刚才塔台在波道里是怎么怼我的?啊?卧槽!”

钱学林一直很喜欢听林学乾一骂人就暴露出来的湖南口音,觉得很可爱。

“嗯。你废话少说赶紧准备吧。不然要多等两个小时。”

“老子要投诉你!”

“行,一会儿投诉电话微信发给你。”

“正常分手好聚好散,我到底招你惹你了?”

钱学林心里生气,脸上和嘴上都不表现出来:“小乾,一开始是你先联系的我,所以一直都是你比较主动。我知道你喜欢我,至少不讨厌我吧?所以仅仅因为你发现了我们工作上有交集,就一下子要彻底结束关系,我觉得不公平。”

林学乾不说话了,他心里也挺难受的。现在身上的汗渐渐下去了,他也就渐渐忘了刚才的热和心里的愤恨,想起自己和钱学林在一起时候的高兴日子。

他顿了顿,说话声音小了很多:“我做起飞前准备了。不然一会儿塔台又要催我。”

电话里钱学林叹了口气:“那等你落地之后再说吧。”

“你这种人,能把别人晾在机坪上一个小时,还骗塔台说是我没进场,也太狠心了吧。我真的觉得有点怕你。”

“对不起。对不起。我现在想想也很后悔。等你回来请你吃饭。”

“卧槽,你根本就是骗我见面。”

钱学林想了想。

“那你想见面吗?我这次就算报复你了。扯平了。你可以不同意见面。”

林学乾于是又想起来50度的机坪和塔台的一通教训,觉得宝宝很委屈。

“不行,扯平个鬼!你至少要再请我吃两顿饭才能算扯平。不然太便宜你了。”

钱学林松了口气:“谢谢。”

“那我挂了。落地再说。”

“嗯,好。一会儿再说。”


林学乾挂了电话。

他最后勉强赶上了32分的那个起飞时隙。


【FIN.】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