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肯斯壳

最后

(冷漠脸。强行情绪稳定。

解宁:

两天前,革命是一场游行。巴阿雷在前头,古费拉克在后头。

后来,革命是一座街垒。青年人在里头,小伽弗洛什在外头。

再后来,革命是一场处决。安灼拉在枪口,格朗泰尔在梦游。

最后,革命是一片墓地。马吕斯在外头,他们都在里头。



#Les Miserable##悲惨世界# ​

评论

热度(245)